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电影院遭遇

电影院遭遇
那时候我还是单身一个,由于工作环境的原因,整日里看不到什么能让人提神的妹妹,更别说有交女朋友的愿望了。好在如今交通发达,每到周末我都到城里面的一家电影院里面看电影,算是排解寂寞的好去处。    那是夏天的某日,我像往常一样早上9点半就来到了电影院,找了一个好位置坐下,由于是循环场我能一直看到下午光景,如果愿意的话中间还能睡上一会儿。电影院的座位都是两人一个的情侣座,我的位置靠中间前面一些,这样看起来舒服。    开始的时候人很少,逐渐的人就多了起来。我忽然发现我旁边的位子坐了一对年轻男女,由于我平时看女的机会少,这时候自然不愿放弃。看样子这两个人都是学生,女的仿佛挺清纯的,那个男的在座位上也能看出来个子不高,也挺安静。    他们来了不一会儿就开始互相亲吻起来,有时候还能听到女的轻微哼哼的声音。我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呢?于是我就裤子拉链拉开,翻开内裤掏出鸡巴慢慢套弄。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听着女的被那个男的弄得哼哼,一边自慰,我想估计那小子的手可能伸到女子的私处摸着呢,不然的话那个女孩怎么可能发出这样诱惑的声音来呢?    后来他们安静了,可能是感觉有点厌倦或是疲倦。但是我却一直心情荡漾,无法安分。我把头靠向挨着他们的隔档,一直脚向他们那边探去,由于女孩靠近我这边,自然就碰到了女孩的脚,女孩先是缩了一下,然后就跟我玩起来。我想,妹妹够骚啊!    既然女孩这么配合,我为什么只是玩钩脚游戏呢?于是借着黑暗我把手也伸了过去。由于是夏天,女孩穿的是短裙,我的手自然就碰到了女孩妹妹的大腿上,啊~真是雪肤凝脂的感觉别提多好了。哎~心中不免惆怅并且荡漾得越发厉害。    女孩没有躲开,任由我轻轻抚摸,估计她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如此年轻就能体会偷情的乐趣,不论怎么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过了一会儿,女孩觉得不够,就把她的手摸男友大腿的手挪过来跟我握手——然后我是我们互相玩弄手指,抚摸手背,手心互相瘙痒。说实话,那时候我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挑逗,于是另一只手更快地自慰。    忽然那边有了动静,女孩好像跟男友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起身换了座位——我心想:坏了,女孩肯定是后悔了,并且还可能在男友耳旁说了我的坏话,甚至把我描述成一个无耻的色狼模样,这怎么可能呢?我甚至都有点担心,会不会一会儿冲突起来。    借着电影放映的微光,我看到女孩躺到了男友的腿上。我不免觉得无聊,也只好看起电影来了。但是有了刚才的遭遇,电影总是觉得十分没劲,忽然我发现有一只手在摸我的大腿内侧。我靠,原来那女孩觉得不过瘾,换个姿势,表面上是累了也给男友一点香艳,其实是为了摸我。我马上就受不了了,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拽向我硬挺的鸡巴,女孩也没有迟疑,迅速轻轻套弄起来,真爽——比自慰好多了。    感受着女孩滑嫩小手的套弄,我想也许她的男友可能都没有过如此的礼遇,毕竟还是学生嘛,而且还可能以后结婚的打算,总要保持淑女的形象。刚才女孩陶醉的哼哼声音就能看出来,如果是有过太多性经验的女孩,就那么一点手段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烈的快感呢?我索性把裤子脱到膝盖,这样鸡巴就能比较畅快地被女孩玩弄了。    过了一会儿,女孩把手缩了回去,直起了身子。那边一阵动静之后,只见那个男的离开座位走了,只剩下女孩自己。此刻时间十分难熬,也不见那边有什么动静和动作,我心急如焚。忽然,那女孩也站起来了,向我这边蹭过来。我十分高兴,趁机把手摸向女孩大腿,可是女孩经过之后从过道走了。干什么去了?走了?不会的,因为如果走的话她应该从男友离开的方向,估计是去卫生间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女孩从过道一边蹭了过来。看到女孩回来了,我十分兴奋,一只手进行自慰,另一只手准备摸她的屁股。不料,女孩经过我双腿的时候,把短裙撩了起来,我顺手一摸,哇靠,没有内裤(想是刚才脱内裤去了吧,我的小骚货)。只见女孩双手扒着屁股,翻开小嫩比放到了我的鸡巴上,我赶忙调整方向,并帮助她对准。女孩感觉下面有鸡巴蹭,立刻就湿了,接着女孩就慢慢做了下去。我的座位靠过道第二个,第一个空着,第三个也是空的(还留着她跟她男友的体温)。可是这第二个,竟然发生了鸡巴插入嫩比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嘿呦,我上边摸着女孩硬挺乳房、乳头,下面快乐的抽送,女孩双手扶着我裸体大腿,快乐地在大腿上颠着,她小穴的蜜液流得我的鸡巴和阴毛上、大腿上到处都是。一阵猛顶,每次都能深入到花心,操得女孩香汉直流,娇喘连连。忽然,我觉得下体一阵麻痒,要射了~于是更加猛烈的插顶,在一次压紧完全深入的瞬间,我把精液全都射在了女孩体内。女孩抽搐着,大量的蜜液把座位搞湿了一大片。女孩抬起屁股,东西流得到处都是。    战斗结束了,女孩蹭回了自己的座位,一阵细细索索之后,只见女孩离开座位走了。    后来我在大街上仿佛看到过她,但也不敢确定,没办法太黑了看不清相貌,当然也不知道名字,甚至说得什么类语言都不知道(开玩笑,中国人绝对汉语)。她也仿佛认出我来,但又好像完全不认识,毕竟都没有过真正的正面遭遇。但我想,那一次爽呆的遭遇,一定会在我们两个心中留下永难忘记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