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爱她吗?

爱她吗?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北风呼呼的吹着,从窗户的缝隙钻进屋子,鬼哭一样呜呜的叫着,孙荣躺在床上,听着妻子的鼾声,他又失眠了,妻子的鼾声像锤子,每当他要入睡,便捶过来,他烦躁不堪,真想一脚踢过去,把妻子踢下床。  朦朦胧胧的光慢慢移近卧室,妻子的鼾声终於停止了,他慢慢的入睡,还没有睡多大一会,就被妻子推醒:「到时间,起床上班了!」他用被子蒙着头,想再睡一会,妻子又推了两下,无名的火从心中烧了起来,他把被子一推,站起身来,想朝妻子发火,却发现妻子已经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尿的很大声哗哗哗的。完全没有女人该有的羞涩,孙荣突然不想跟她说任何话,穿了衣服,早餐没吃就去上班了。  上午头痛欲裂,跟经理请假,想早早回去,趁妻子不在,睡一觉。  他住的小区是个老式社区,结婚时凑钱买了房子,现在房价长的快,他赚的钱怎麽也不够换个新社区,就在这里一直住着。  到了社区的楼下,他习惯的去小铺里买包烟,却见到妻子穿着羽绒服,挽着一个大肚子男人进了他们的单元楼,脑袋不由嗡的一下,这是……妻子难道出轨了?这样的妻子也会出轨?  他悄悄的跟了上去,在楼梯上辗转,要不要进去?最後他鼓足勇气,贴着防盗门听客厅里没有动静,他悄悄打开房门,他们已经进了卧室。  卧室的门关着,男女的嬉笑声传来,他小心翼翼的从厨房向卧室张望,妻子果然被男人揽在怀里,两人亲昵的亲吻着,男人把妻子的衣服拨了下来,露出一对浑圆的雪白,凑上去用力的吸,妻子双手抱着男人的头,一脸淫笑,很陶醉。  孙荣心跳的厉害,妻子的样子那样陶醉,这样陶醉的表情多久没有见过了?  好多年了。那时候她还是他心里的宝,不知道何时开始两人渐渐疏远。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知道他有责任。  两人到了床上,男人拽下了妻子的裤子,妻子竟然没有穿内裤,他把头伏在妻子两条大腿之间,妻子用力的按着男人的头,後仰着脖子,浪叫着,这淫荡的声音很久没有听到了,最近几年他们性交,没有前奏,上来就插进去,插几下射了,扭头就睡,她好几次事後抚摸他的胸口,他都不耐烦的一把推开她的手,给她一个後背,这销魂的叫声像刀紮的孙荣心痛。原来她还可以这样欢快的叫。  男人转了个身子,压到妻子身上,他的大肚子把妻子的胸完全压没了,男人把屁股挪到妻子的头部,妻子张大嘴巴含住了那青筋暴露的阳具,大口的含着,用舌头舔着,像是吃着最美味的食物,那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春意,原来她还是那样美,自己多久没有发觉了?以前最爱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现在她的眼睛不属於他,她的眼里只有那根狰狞的肉棒。她的舌头竟然如此灵活,她多久没有吃自己的肉棒了?几年了?  男人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仰躺在床上,妻子一个翻身,坐到了男人的头上,男人的舌头不停的舔弄着妻子的阴核,妻子淫笑着问:「好吃吗?我这骚穴你喜欢吗?」  男人一边吞着淫水,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好吃!真好吃。」妻子俯身,又把那根肉棒含在了嘴里,吞进来吐出去,不时把那两个软蛋放到嘴里。男人身体突然痉挛了一下,像被抽了筋骨,不动了,妻子含住肉棒,肉棒在妻子嘴里跳动,过了一会,妻子把肉棒从嘴里抽出来,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嘴角流了出来,她把精液吐在床单上,回头看着男人道:「怎麽这就射了,还没玩呢。」  男人一脸歉意道:「第一次来你家,看着你这大结婚照,心里有压力,怕你老公回来。」  老婆一脸不屑的打了一下男人的肚皮,从男人身上下来躺在床上盯着男人的眼睛问:「回来又怎麽样,我两早就完蛋了,他不在乎我,这样更让他高兴,可以有机会离婚了。你不是说要离婚娶我吗?原来是说着玩的?」男人躲开老婆的目光,向窗外看去,嘴里道:「再给我一段时间,现在还不是时候。」  老婆鼻子里哼了一声,嘴角一撇道:「知道你在玩我,我无所谓,我就是要给老公带绿帽子,随便谁都可以,让他当了王八,我再跟他离婚。」男人咧着嘴笑了笑道:「你这麽恨他,倒便宜了我。你这淫荡的身体,真是让人留恋。」  妻子拍了拍男人的身体,张开了腿,用手把阴户分开道:「舔舔,操一次,我还没爽!」  男人低头过去,呼噜呼噜的舔着,下面的肉棒直立起来,男人问:「有套吗?」妻子道:「安全期,不用带,直接来吧!」  男人扶住肉棒,一点一点的插进了妻子的阴道,妻子脸色绯红,娇羞的看着男人,抱着那厚厚的满是赘肉的男人腰,让他随意的进出,欢愉的叫着:「啊……舒服……用力……好棒!」  她不停的鼓励着男人,在他们结婚大照片下面,在他们的床上。  男人大声的说:「你个骚货,给你老公戴绿帽子这麽舒服?」她像被点燃的汽油,猛的把男人按在床上,骑在男人身上大声说:「舒服!  我就是要给他戴绿帽子,让他当王八。我要在他的房子里,让你搞我!让你射到我体内。」  她用力的抬起屁股,重重的放下,啪啪啪的声音不绝於耳。  孙荣感觉这世界很静,静的只能听到呻吟跟啪啪啪的声音,妻子也可以做这个动作的,她竟然不让她带安全套,男人用力的揉搓着妻子的乳房,妻子拼命的上下动着,像骑在马上,头发随着她身体,上下的飘舞,她的身体还是那麽修长,没有一丝赘肉,两个乳房上下晃动,像两个水球,她突然一阵急促的叫,瘫倒在男人身上,男人用那双大黑手,抱着她的腰,一黑一白的躯体贴在一起,下面黑的不停上下动,像打桩机,啪啪啪,飞快的进出,老婆像被人掐了脖子,呜呜的呻吟着。打桩机在妻子阴户里进出,带出阵阵淫水,咕叽咕叽,像喷涌的泉水。  终於,男人一声吼叫,停止了动作,只剩下那根肉棒在跳动,乳白色的液体从两人交合处缓缓流出,流到蓝白相间的床单上,形成一滩恶心的鼻涕。  男人用手抚摸这妻子的後背,轻轻问道:「舒服了吗?骚货。」妻子小声答:「好舒服,你真厉害,我高潮了两次。」男人又问:「你打算什麽时间跟你老公离婚?」妻子沉吟了一下轻声回答:「再过几天吧,他过了生日我跟他说,夫妻一场,我好好给他过个生日。」  妻子竟然真的要离婚了,离婚?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可是妻子认真说出来,孙荣感觉心还是被重重的锤了。原来不光他想离婚,妻子也想了。  离婚?望着妻子依旧白皙的身体,他突然很不舍得,今天的她好像把往日那讨厌的黄脸婆从他脑海里踢了出去,只留下这疯狂的身体,水汪汪的眼睛。他突然很不舍得离婚,他不要离婚了,他要把老婆从这个肥猪那里抢回来,把她留在身边。  孙荣悄悄的退出门去,等他们离开了房间,他悄悄的离开了社区。  妻子喜欢什麽呢?他搜遍脑海,竟然都不记得,已经这麽久没给妻子买过礼物,买什麽好呢,衣服不知道尺码,鞋子也不知道,孙荣忽然发现,他对妻子一无所知。  傍晚,他带了一束玫瑰回家,妻子穿着家居服,恢复了她在家里时的样貌,见到他拿着一大束玫瑰花愣了好久,孙荣双手把花递到她面前,她面无表情问:  「这是怎麽了?」  孙荣微微的笑了笑:「今天路过花店,看这花开的很好,很久没给你买了,买回来给你,高兴吗?」  妻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过花,放在鼻子闻了很久,跑去厨房从角落里拿出花瓶,把花插了进去。放到餐桌上,挽着孙荣的胳膊:「谢谢你!你上次送我花怕是十年前了。没想到你还会给我送花。」  孙荣轻轻的抚摸这妻子的头发,脑海中妻子的头发上下飘动,那根男人的肉棒在她体内进出,那是他的地方,那个肥猪要永远滚蛋。  「我也是工作忙,疏忽了你,恨我了?」  妻子点点头:「有点恨你,我什麽都给了你,你却不珍惜,不过看到这花,好像什麽气也消了!」  孙荣伸手摸她的屁股,她身子不由的僵硬了一下,手似乎想推开又放弃了。  任由孙荣抚摸,把身体紧紧的靠在孙荣身上:「今天这是怎麽了?又送花,又调情。转性了?」  孙荣摇摇头:「我想你了」  吃晚饭的时候,孙荣一直看着妻子的脸,她眼角也有皱纹了,唉,恋爱3年结婚8年了,她也老了,这些年跟着他,住在这个破旧的社区里,她心里难过,以前跟他抱怨,他总是吼她住嘴,很久不抱怨了,原来是她出轨了。她的身体被别人操弄过了,她的嘴巴含过别人的精液。那一定很臊臭。他不由的恶心了一下。  一个恶念头在他脑海里钻出。  孙荣起身把裤子脱了下来,妻子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他朝妻子招招手,他坐回椅子上,妻子过来,他按着她跪在地上,把她的头按向肉棒,妻子惊讶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低头含住了肉棒。  眼睛一直盯着孙荣,孙荣朝她笑笑:「给你补充点营养,好久没射了?」妻子白了他一眼:「坏蛋。」开始用舌头舔弄肉棒,肉棒完全挺立,妻子加速的吞吐。  孙荣用手轻轻抚摸妻子的头发:「你真骚!」  妻子笑笑:「是吗?」  孙荣点点头,把肉棒朝妻子嘴里猛的顶了一下,妻子乾呕了一会,还是没有松开,继续套弄。孙荣感觉要射了,按住妻子的头,用力的把阴茎顶到她口中,快感袭来,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到妻子嘴里。  「吃掉它,一滴也不许流出来。」  妻子疑惑的看着孙荣,把精液吞了下去,「今天你有些怪异?」孙荣扭头吃碗里的饭:「你如果不喜欢,我以後不这样了。」说完他抬头看着妻子,妻子蹙眉沉思,回到桌前心神不宁的继续吃饭。饭後孙荣破天荒刷了碗筷,让妻子在沙发上休息。  妻子洗澡时孙荣想小便,走进厕所看着妻子的乳房,他又想起妻子被那大肚腩压在身下,拼命吞吐肉棒的情形,不由的又是一阵恶心,妻子见他进来,朝她笑笑,继续洗澡,孙荣把妻子拉到身边,让她蹲下,妻子顺从的用手拿起他的肉棒,还没放进嘴里,孙荣就尿了出来,尿水冲到妻子脸上,身上,他感觉心里的恶心好似随着尿的冲刷,减轻了很多。  妻子大概没料到他会这样,被尿了一脸一身。她一脸震惊,呆呆蹲在地上好久,回过神来她幽怨的说:「你这麽侮辱我,看来你是知道了些什麽?」孙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我只是想刺激一下,看来你不喜欢,那我以後不做了。」  妻子冷哼一声:「别装了,我说你今天买花来,原来是这样,想说什麽就直说吧。」  孙荣故作惊讶:「你真生气了?我也就是一时好奇,要不然你尿我一脸。」孙荣说着蹲下了身子,看着妻子,「来吧,我也是看电视上学的。」妻子把他拉起来,扑到他怀里道:「我们离婚吧!」孙荣有些後悔自己刚才的举动了,为什麽这麽不冷静,这样羞辱妻子。他拉着妻子到淋浴下面,帮妻子从上倒下洗乾净,一点一点的,好似洗乾净了以前的事情就没有了。  洗完了,他用吹风机吹乾妻子的头发,拥着她到床上,吻她,她想躲开,只是一瞬间的反映,孙荣却感觉到了,他用力的吻她,亲她的身体,脖子,锁骨,一寸一寸的,妻子的身上汗毛树立,  轻微颤动,他顺着乳房,小腹,就要亲到她的私密处,她把他拉了上来,朝他摇摇头:「今天不亲那里,好吗!」  她还是体贴他的,她不愿意他亲那里,这让他很感动,他把她搂在怀里,用力的插她,在她身上发泄,她的声音渐渐增大,扶着他的腰,让他进出。直到他把精液全部射入她体内,她还紧紧的抱着他。  两人拥抱在床上,孙荣问妻子:「舒服吗?好久没好好跟你做爱了,你怪我吗?」  妻子把头埋在他胸前,点点头,「我恨你了,恨死你了,你对我冷冰冰的,我真的恨你!」  孙荣起身盯着妻子的眼睛,妻子有些胆怯的想扭开头,孙荣用力的亲她的嘴,她也迎合着,亲了好一会,她说:「我爱你老公。」孙荣把她揽入怀里,下面又硬了起来,轻轻的往下推她,她便自觉的跪起身子,把肉棒含在嘴里,上下吞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孙荣问:「我像不像妓女?」  孙荣微笑着点点头:「很漂亮的妓女。」  妻子脸颊红了,嘴里含着笑:「妓女伺候的你舒服吗?」「舒服,你真棒!好喜欢你这麽淫荡的看着我。」妻子脸更红了,满眼春水。她跨坐上来,上下动,嘴里叫:「我是骚货,我是妓女,你的妻子是妓女!」  孙荣坐起身子,抱着她的屁股:「原来你这麽骚,我以前没有发现,很刺激!」妻子揽着他的背,用力抓他的後背:「你只是一个嫖客!」孙荣轻声问:「哦?还有别的嫖客吗?」  妻子身体一僵,无力的点点头。孙荣心里一震,赶忙加速动作,他很怕妻子说出来无法挽回。  一夜的狂风吹的窗户铛铛的响,孙荣睡的天昏暗地,什麽也没有听到,妻子在他的怀里静静的躺着。她睁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屋子,心里也空洞洞的,他一定知道了什麽,今天他很反常,他大概有些舍不得她,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被别人占有了,可能不止身体,那些男人让她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愉,眼前这个男人无法给与的快感。  天渐渐的亮了,她一夜无眠,满眼血丝,看着陈旧的屋子,在这里她住了八年,她恨这个屋子,恨这个屋子的主人,他把她最好的年华都毁在这个破旧的屋子里,他要让她慢慢变的跟这房子一样破旧,她为这个破屋子付出了太多,他现在对她这星星点点的好,只是他不肯放过她,他要折磨她,没错,他让她吃他的精液,朝她脸上小便,他在羞辱她,他感觉她不会离开他。他真恶毒,他用他的好来困住她,让她继续活在这个破旧的屋子里,她突然痛恨他的好,他在伪装。  这个虚伪的男人。  孙荣醒了,发现妻子已经起床了,冷冰冰的坐在视窗看着窗外,她怎麽会是这样的表情呢?昨天的温存难道她没有回心转意?他起身到妻子身边,用手扶着妻子的肩膀:「怎麽了?不多睡会?」  「没什麽?你洗漱一下去上班吧,到时间了。」妻子面无表情的回答,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孙荣无奈的摇摇头,洗漱完了就去上班。  到了公司他请了年假,偷偷回到社区,正好看到妻子包裹的严严实实骑着电瓶车走了,冷风嗖嗖的吹着,妻子一张脸冻的煞白,像是结了霜。他打了一辆计程车跟上去。  妻子去了菜市场,买了些菜,又骑着车子回到家,孙荣小心翼翼的钻进屋子,躲到衣柜里,黑漆漆的衣柜只留了一条缝隙,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好响,他感觉这心跳的声音妻子都可以听到。他大口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他安慰自己,他没有犯错。并没有用,他的心跳的更快。  妻子在客厅里看电视,不停的换着频道,听到妻子接电话让人过来,那个男人又要来!她昨天刚做了那麽多次,她今天还要做?孙荣感觉愤怒无比。他推开柜门,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朝妻子脸上一巴掌,妻子被他突然冲出来吓到了,摔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孙荣怒吼:「怎麽?昨天做的不够,今天又要来?你这个淫妇!」妻子趴在沙发上,颤抖着身子忽然大笑:「你果然知道了,今天躲起来抓我。  没错,我就是约了人来,今天就让他操我。」  孙荣打完人就有些後悔,他怎麽这麽冲动,看着妻子那张准备赴死的脸,他慢慢的坐到地上:「我想挽留你的,你为什麽不回头?」「回头?你那些假惺惺的温柔,我就回头?你爱我吗?你说,你心里爱我吗?」孙荣无力的点点头,「我爱你。你知道的。」  妻子疯了一样的拉起孙荣,眼里冒火:「你爱我?你只是想困住我,我在这里呆了八年了,这个家,你为这个家做了什麽?家俱是我从旧货市场买的,我找人拉回来,你做了什麽?房子漏水了,要我去买材料回来补,你除了晚上回来一趟,平时你根本连话都不跟我说,现在你挽留我,怕没人给你做饭,没人给你打扫,你一直把我当保姆,把我当佣人,陪你上床的充气娃娃。」「我错了,老婆,以後我改。」  妻子的冲动过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晚了,孙荣,我已经被人玷污了,不止一次,不止一人,我比你想的还要可怕。」孙荣把妻子抱在怀里颤巍巍的说:「我不介意了,老婆,回来吧,咱们好好过日子。」  「你不介意,我介意,我是个妓女你知道吗?你满足不了我!」孙荣把妻子从怀里推出来,两手紧抓着她的胳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妻子冷冷一笑:「我比自己想的还要淫荡,我喜欢男人操我,他们玩我,你也想不到吧,你娶了一个淫妇,现在那个男人就要来了,你走吧,我要快乐。」孙荣恳求她:「不要这样,老婆,求你了。」  妻子把他的手推开,摇摇头:「晚了,一切都晚了。」孙荣用拳头狠狠的砸向地面:「我绝不走,你回来,我爱你!」妻子猛的抬头惊讶的看他,看了好一会:「你真的这麽舍不得我?也许你看了我真面目,你就会後悔的。」  「不会的,求你,老婆,别离开我。」  「好吧,你回去柜子里躲起来吧,让你看看你老婆真面目,也许你就会明白,去吧,他要来了!」  孙荣起身,重新去柜子里躲了起来,妻子无奈的摇摇头,对着镜子把脸上的泪水擦乾,补了补妆。  门铃响了,妻子朝孙荣看了一眼,孙荣不清楚那目光是失望还是悔恨。  来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精壮的男人,竟然不是那个胖子,妻子拉着他的手进了卧室,妻子的呼吸急促,她不时的偷看柜子。男人吻她,她伸手解男人的扣子。  男人脱她的衣服,不一会两人光溜溜的躺在了床上,妻子大声喊:「操我!马上操我!」  男人愣了一下,挺着鸡巴插进妻子的体内,妻子浪叫着:「舒服,舒服!比我老公舒服多了。」  很快男人就射了,起身,穿好衣服走了,临走给了妻子300元钱,妻子朝他笑笑说:「欢迎下次再来!」  男人穿好衣服出门了,妻子打开柜门,光着身子看着孙荣,精液从她的腿上慢慢流下来。  「知道了吧,最近一年我都这样赚钱,呵呵,你给的那点钱,实在让我没有安全感,我恨你,知道吗?现在知道我是什麽人了?我是妓女。真正的妓女。」孙荣的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滴到地上,他慢慢的走到床边。瘫坐在地上:  「老婆,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妻子冷笑:「现在还想要我吗?刚才男人的精液还在。」说完她蹲在地上呜呜的哭,孙荣回身紧紧的抱着她。  半响,妻子停止哭泣慢慢坐在地上,孙荣环抱着她:「对不起老婆,是我不好,让你受这种苦。」  妻子叹了一口气:「起初是你不愿意碰我,我受不了寂寞,在微信里附近的人约,发现很多人愿意付钱约,我就跟他们去酒店,一边享受一边赚钱,慢慢的现在呵呵,我已经彻底坠落了,孙荣,离婚吧,你可以找个更好的。我回不去了,我爱上每天不同的男人在身上进出的快感。」  「求你了老婆,不要这样,我们好好过日子,我知道你恨我,我以後疼你,爱你!」  「你这麽爱我,当初为什麽要那麽冷淡?现在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手,你……」  孙荣吻上妻子的嘴巴,不让她继续说。吻了好一会,两人搀扶着站起身,一起去卫生间把身体洗乾净。妻子去厨房做饭,孙荣缠着她,从後面一直抱着她,妻子无奈的笑笑:「你呀!现在发现我重要了,等我做完饭你再缠着好不好?」「不要,要一直缠着。」  年末,冷空气频频袭来,孙荣把脖子往羽绒服里缩了缩,妻子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好了,手续办完了,走之前我要告诉你,我很感动你那样挽留我,我一直爱你,包括那些时候,谢谢你让我知道我没有爱错。现实就是这样,年龄大了才懂得爱不能当饭吃,那个胖子离婚了要娶我,我走了,祝你以後幸福。」孙荣抓了一下她的胳膊没有抓住,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眼睛渐渐模糊,是呀!在这赤裸裸金钱的社会里,他还能抓住什麽呢?天空飘起了小雪,一个无能无心的男人,站在那里仰头看着天空。雪好凉!心更凉!  字节数:1539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