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婆秘書

老婆秘書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我叫李淑华,今年二十六岁,在一家广告公司里做秘书,和丈夫结婚已经三年。  丈夫是某间大酒店的项目经理兼总工程师,酒店是国际性的,尤其这几年公司发展大陆市场,在国内几个大城市开了多间酒店,所以这两年大部份时间都在大陆。  在家的时候,每天一早出门,晚上有应酬,十一、二点才回家,夫妻相聚的时间实在很少。我们家境算不错,居住的地方有160平米,四房两厅,我们还没有小孩,家里很多时候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菲律宾女佣,显得很冷清。最近公公(我丈夫的父亲),从加拿大回来,居住在我们家里。  公公和奶奶及他们女儿一家,很早就移民去了加拿大,两年前奶奶过了身,所以公公今年特意回来散散心。  公公今年56岁,他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仍然非常年轻,大约1米8高,身材硕长,有一双很迷人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和坚毅的嘴角,全身充满着活力和自信,很有成熟男人的韵味和魅力。「爸!你去了加拿大那麽多年,回来香港还习惯吧?」吃完晚饭後,丈夫和公公在客厅里闲聊。  难得我丈夫今天这麽早就回来,陪他爸吃晚饭。「说真的,我还是挺喜欢香港的,繁华热闹,每个人都充满了活力,不像加拿大那样,死气沉沉的,」公公继续说︰「像我们住那边,人也不多见一个。」「爸爸,那就在我们这里多住些时间吧!」我从厨房出来说。  「哈!不怕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吗?」爸在沙发上回过头望着我说。  「他经常都不在家,难得爸你过来了,还有个人陪陪我呢!」我边说边走去向他们那里。  我发觉爸爸的眼睛一直就盯着我看,我今晚穿了一件很薄的丝质睡袍,里面只穿了套很性感的黑色通花「蕾丝」内衣裤。因为今晚难得丈夫这麽早在家,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个了,所以今晚特意的要诱惑他。  「对呀!爸,多住点时间吧!」丈夫的眼睛望着电视说。  我走到丈夫的旁边坐下,抬头见爸望着我胯间,我低头一看,原来我坐下的时候,睡袍的下摆翻了开来,整条黑色通花内裤现了出来,我马上把睡袍拉好。  「我明天又要上北京了,没时间陪你,让淑华开车,带你到处走走吧,香港比你去加拿大以前,改变了很多。」丈夫接着说。「是啊!以前香港属於英国,现在已经是我们自己的地方了。」我望着公公说。  这时菲佣切了些水果出来,我们吃着水果,又聊了一会後,我就拉着丈夫回房去了。  「老公,你很久没亲我了,我要你今晚好好的亲亲我。」  我一进房间把门关上後,马上抱着丈夫,把嘴唇送到丈夫的嘴边。  我今晚觉得特别需要,一来丈夫已经很久没和我做爱了,二来刚才在客厅,公公望着着我的那种眼神,就好像要把我脱光一样,望得我混身发热。  「早点睡吧,我今天很累。」丈夫很敷衍的在我唇上吻了一下说︰「明天我还要飞呢?」「唔……不嘛!」我把胸罩脱去,拉着丈夫的手放进我睡袍里,抚摸我的乳房,我的身哉算是不错的,上围36」腰24」臀部36」,在街上走的时候,很多男人老盯着我看。  「我都说了,我明天还要上北京呢?」我丈夫推开我说。  「你是不是在上面有了别的女人?」我生气的说。  「你胡说什麽呀!」他说︰「我上去只是为了工作。」「你自己说吧,你多久没和我做爱了?我是你老婆呀!」我大声的说︰「你就只会说工作忙,说累,你有想过我的感受,想过我的需要吗?」「我不是每个月都给钱你,买东西送给你了吗?」「你知道我要的并不是那些,我只要你陪我多一点,爱我多一些。」我哭着说。  「爱!爱!爱!你们女孩子就只会说爱,」他也生气的大声说︰「我不去工作,不去赚钱,每天就抱着你来爱好不好?」「我并不需要你那样,我只想你每次回来,能多关心我一些,吻我一下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还不关心你吗?你要买怎麽我马上买给你。」  「我说了,我不是要那些!」  「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我给你烦死啦!」  他说完後走去衣柜换了件衣服,走出房间。  「你这麽晚还要去那里?」我拉我着他问。  「我出去喝杯酒,我给你烦死了。」  他甩开我的手,走出了房间。  「走吧!走吧!最好喝死了不要回来!」我追出客厅说。  「怎麽小两口又吵架啦?」我回头一看公公站在我後面,我一个转身就扑到他身上,头靠在他肩膀上「哗」一声的就哭了起来。  公公两手抱着我,一只手放我腰间另一只轻拍着我的背,在我耳边轻轻的安慰我。  我的心平静了後,我感觉耳朵很痒很舒服,原来公公正在轻轻的咬着我的耳珠,一只手抚摸我的屁股,另一只紧紧的按着我的腰,把我的阴户压向他那已硬了的阳具上。  「不!爸,不要,不可以的。」我用双手推着他的胸,想把他推开。  他紧拥着我,把抚摸我屁股的那只手伸进我睡袍里,搓揉着我的乳头,我这时才发觉没带胸罩。  「啊啊……爸……不……」公公的手很粗糙,揉着我的奶头,我舒服得全身趐软,阴户内骚痒酸麻,好像有万蚁钻动似的,感觉到开始潮湿了起来,真想马上躺下让公公把阳具插进来。但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麽做,「啊……啊……爸爸……不可以的。」我大力的挣扎了一下,把公公推开跑回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喘着气,手不其然的就伸到阴户上抠着自己的阴道,我的阴道除了丈夫的阳具以外,从没试过给别的男人进入过,虽然有时候我会幻想,有另外的男人,一些强壮、陌生又性感的男人,用裸露的肌肉和硬挺的阳具挑逗着我,我的,但真的要和一个陌生人做的时候,我心里又感到很害怕。  公公的挑逗使我的慾念又升了起来,抠着阴户想像着公公的阳具插进来,脑海里幻想着一幅乱伦的淫秽画面,感觉得特别兴奋,流出了大量的淫液後,不觉就睡着了。蒙蒙间,感到有人爬在我身上,抚弄着我的乳房,阴户里有点骚痒的感觉,吓得我马上睡意全消︰「谁呀!」「还能有谁呢?不就是你老公我吗?」原来是我丈夫,满身的酒味︰「对不起!老婆,刚才是我不好。」「唔,满身酒味,几时回来的?」我用手抱着他说。「刚回来的,见我美丽的老婆门户大开,所以就爬上来罗!」他用手指抠着我的阴户说。  「老公快我要!」我伸手下去捉着他的阳具套了几下,把它引进我的里,「啊……啊……老公……大力点……快……快……」我抬高双脚夹住他的腰,把屁股往上抛,顶向他的阳具希望它能深入点。  「啊……啊……我……不行……不……行……」他抽插了十来下,突然停住了,伏在我身上屁股抽搐着。「不!老公……不要那麽快……」我话没说完,他就已经射了出来了。  「老公,我爱你。」我拥着他,吻着他的嘴说。  「我也爱你,老婆。」他说完後在我身上翻下来,倒在旁边睡着了。  我从床边拿了张纸巾,放在阴户上把倒流出来的精液擦乾净。  躺在床上,伸手摸一摸丈夫已变软了的阳具,沾了满手的精液,我爬下去把它含进嘴里,帮它舔乾净,也希望它能再大起来,「唔!别搞啦,很累了,睡觉吧。」丈夫把我的头推开。  抠着自己的阴户,望着身边这个大我五年的丈夫,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丈夫,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嫁错人。物质上的享受真的很丰富,要什麽有什麽,但心灵上却很空虚。  他每天只知道开会、工作、赚钱,对於床第之间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结婚这麽多年都是这样,爬在我身上用手搓捏一下乳房,把阳具往阴户里抽十来下,就倒在我身睡着了,一点情趣都没有。  早上起来,在家吃完早餐,和公公说了声再见後,就开车先送丈夫回公司,他今天搭十点多的飞机去北京,我和他吻别後,接着就把车开回我公司去了。  我到这家公司上班才几个月,和丈夫结婚後一直都没工作,这几年自己一个人在家也太闷了,和丈夫商量後他也答应让我出来做事。时间过得很快,公公今天要飞回加拿大了。  公公在我们家住了也差不多两个礼拜了,我知道公公很想上我,但我总是回避着,虽然丈夫在性慾上一直都不能满足我,我也很想试一试丈夫以外的男人,但我总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觉得很对不起丈夫,更何况这个男人是丈夫的爸爸。  送公公上飞机的时使,我突然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我伏在公公肩膀上哭了一会。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整个客饭厅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感到很空虚和寂寞,突然心里很挂念丈夫,很想他现在可以在我身边,拥抱着我。我拿起电话拨了上北京。  「老公,老公,我很想念你呀。」我一听到丈夫的声音,就好像在茫茫大海中,突然抓到一条木一样,满心欢喜,我感到我有很多心里话要向丈夫倾诉。「干麻呢!有什麽事吗?」丈夫一盘冷水泼了下来︰「我现在正在开会呢!酒店才刚平顶,很多室内装饰的活要开始,你有什麽事快说吧!」「你几时能回来呢?」我只能这麽说。  「快了!快了!事情安排完就回来了嘛!」丈夫很不耐烦的说。  「爸爸今天走了,整个家就只有我和菲佣,你知道我很闷吗?」  我说。「那你可以出去逛公司或叫你姐来陪你呀!就这样吧,我要回去开会了。」  他说完後就把电话挂上了。  我把电话挂上後,眼泪忍不住从眼角边流了下来。  我在这家公司上班已经三个月了,和公司的同事都混得很熟,老板也非常赞赏我的工作表现。  这家公司不是太大,除了老板Mr.Benson和我以外,还有一个业务接洽经理马家麒,我们都叫他小马哥,大约30岁,未婚;一个会计梁淑贞32岁,听说已离了两次婚;一个女文员,何秀琦20岁;三个广告设计员,一个女孩,吴妙琴23岁、两个男孩,李杰25岁和林俊文23岁及一个办公室助理梁建明,因为在我们之中,他是最小一个,所以大家都叫他小明。  我们老板是外国人,经常不在香港,这几个男同事整天都围着我,有时还趁机摸摸我的手脚,打一下我的屁股,其实我也乐意让他们围着我,因为这是女孩子的一种荣誉,他们经常有意无意的挑逗着我,想请我去吃饭或是看电影,但都被我拒绝了。  「华姐,今天晚上小马哥请吃饭,吃完後我们上他家玩,你也来吧!」今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小明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有什麽特别事吗?」我望着小明问。  「小马哥新居入伙呀!你不记得了吗?前天你还和我们一起凑钱,送了份礼给他呢!」小明解释着说︰「他家装修好了,昨天搬了进去,所以今天我们大夥儿一起上他家贺一贺。」  「那好吧!」我想,反正我一个人回家也无聊。  小马哥请我们在酒楼吃饭,吃完饭後,我们大家就一起上小马哥的新居。小马哥特意为我们调了一些鸡尾酒,大家在客厅一边喝酒一边唱「卡拉OK」及玩骰盅,闹了一会,每个人都好像很兴奋和有些醉意了。  「这次再输给你的话我帮你舔。」小明一直都输给淑贞,他很不服气的说。  「姑姑我只要说一声,那些臭男人排着队来帮我舔,才不用你来。」  淑贞在我们这班人中,年龄算是最大的一个,已离过婚,所以也是最粗野的一个。  「姑姑我现在有些尿意,输了你要帮我喝了。」  「好!我输了我喝你的,你输了你喝我的。」小明很豪气的说。  我以为他们在闹着玩,也没在意,坐在沙发上感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面颊好像有点发热,尤其阴户里淫液一直渗出来很趐痒,可能酒喝多了吧。  我望了一下客厅里正在唱歌的妙琴,只见她正夹在两个男孩中间,身靠在俊文的怀里,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插进俊文的裤里套弄着;俊文双手伸进了她衣服里,抚摸着她的奶;而她旁边的李杰,一只手已伸进她裙子里,有所行动了。  我很腼腆的站了起来,走进里面去参观小马哥的房间,才刚到门口,我就听到一些呻吟声。  我把房门推开,见小马哥坐在床边,裤子脱了掉在地上,而秀琦正跪在小马哥前面啜着他的阳具。小马哥见我推开门进来,抬起头向我笑了笑,我尴尬的马上把门关上。  回到客厅,见小明正站在淑贞的面前解着裤带,「你在做什麽?」我望着他问。「贞姐输了。」接着把阳具拉了出来,淑贞伸手握住它说︰「哈!本钱还不小呢!」只见小明的阳具这时只是半硬的状态,但已有6寸长,说完後用手使劲的套捋着。  「喂!贞姐你可别耍赖呀!弄大了我怎麽尿呀?」小明说。  「哈哈哈!我想看看它到底有多大嘛!」  说完後就把它含进嘴里。「啊……咳……咳……哗!你想插破我喉咙吗?」  淑贞将小明的阳具吐了出来说︰「你到底尿不尿嘛!」  我一看吓了一跳,小明的阳具足有9寸长,我丈夫的才只有5寸多点。  「嘻!谁叫你弄大了它?」小明嘻皮笑脸的说︰「来嘛!贞姐,你含得我很舒服,别让它停嘛!」说完後又把阳具往淑贞嘴里送。  淑贞用手捉住它说︰「你可别使劲往里插呀,我快给你插得呼吸不了啦。」  说完张开口又把小明的阳具放嘴里去了。  忽然间我听到男女的淫声秽语在我旁边响起,我拧头一看,见妙琴正趴伏在咖啡桌上,裙子翻了上去翘起着屁股,俊人跪在她後面,正前後耸动着屁股在抽插着她的淫,而她的嘴里,还含着站在她前面的李杰的阳具。  我从来不曾经历过这样淫秽的场面,和这样清楚的看见过别的男人粗大的阳具,甚至是进入女人下体抽插的情景……我吓呆了的站着,感到喉咙乾燥、面红耳热、心跳加速,内的淫液不断地渗出,趐痒难受。「啊!」忽然有一双手从我後面腋下伸过来紧握住我的乳房,我吓得叫了一声。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小马哥,他不知什麽时候悄悄的出了来,全身赤裸的挺着他那条粗大的阳具,顶着我臀部在磨,双手捏弄着我的乳头,嘴吧贴着我耳朵轻轻的说他喜欢我。  「啊啊……啊……不……」我被他挑逗得没有办法反抗,全身酸麻无力,两腿趐软,不由自主的哼了起来。  这时下面又有另一双手将我的裙子脱去,把内裤掀住一边,用手翻开我的阴唇。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李杰,正伸着舌头舔我的穴。  「啊……不……脏……」我用手推他的头,我丈夫说女人那里最不乾净,什麽脏东西都藏里面,从来不肯帮我舔,而且我今天一天都没洗过。  「李杰……不要……脏死了……啊……啊……」李杰没有理我,继续把舌头伸在我穴来回的舔着,就像要用他的舌头帮我的穴清洗一样。  我感到全身无力双腿发软的,靠在正玩弄着的我乳房的小马哥身上,一只手按着李杰的头,另一只手被小马哥拉到他的阳具上。  小马哥的阳具很粗、很热,像一根烧红了的铁棒一样,尤其那龟头像颗大蘑菇,我很害羞的只是用手抓着。  李杰把我双脚抬起搁在他肩膀上,他把手指插进我里轻轻的抽动,嘴唇含住我的阴蒂,边吮边用舌头舐,我舒服得倚靠着在小马哥身上,全身发热抖颤。  可能女人的膀胱容量比较小,或者是我第一次让男人这样玩弄阴户,刺激得有点失调,虽然上小马哥家之前我已去了洗手间,但是现在我又想去了。  我很尴尬的推着李杰的头说︰「李杰……李……我……我想……」我实在说不出口。终於我忍不住了,尿道口一松,一大泡的尿从我阴户里直喷出来,「啊……啊……」我从来未试过小便会这麽舒服、畅快。浅黄色的尿液由我阴道直射而出,喷得李杰满面都是,李杰愕了一愕,但他并没有离开,反而张着口让尿液直射进去,再从他的口边沿着脖子和衣服流到地上。  「哈哈哈!杰哥,华姐的尿味道不错吧!」小明这时和淑贞正在相干着,淑贞靠坐在沙发上双脚高举,小明跪在沙发前挺着他的阳具,正在进出着淑贞的阴道,边插边转头望着我说︰「华姐,我待会也要喝你的尿,禽你的穴。」  我羞得满面通红的没有作声。  小马哥抱我进他房间里,脱去我全部衣服,让我睡在床上,他伏下压在我身上,把舌头伸进我嘴,一手玩弄着我的乳房,一手在下面抠着我的穴。  我双手环抱着小马哥的脖子,吮着他伸进来的舌头,小马哥的阳具在我腿上磨着,一直都没插进去,我感到穴里很难受、很空虚,需要有点东西塞进去充实一下。  「小马哥,快给我。」我羞怯的轻轻在小马哥耳边说。  「给你什麽呢?」小马哥问。  「唔……快给我,你的阳具。」我羞红着脸说。  「你自己去拿呀!」小马哥舔着我耳朵,在我耳边说。我不明白我今天怎麽会这麽淫荡,我只知道我的穴实在很痒,身体已不自主的展开强烈的需求,淫水已湿润整个臀部,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只想要一条大阳具塞进去解痒,我伸手捉着小马哥的阳具,引着它插进去穴里。「嗯……嗯……」我现在才真正尝到乐趣,小马哥忽浅忽深,忽轻忽重的,每深插进来的那一下,好像直捅进我心房一样,爽得我不断地抖颤,和丈夫做爱从未试过有泄出阴精的感觉,可今天小马哥已让我连泄了两次。  胀热的穴口,迎着他那粗大的阴茎插入我的淫穴里,让我感觉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居然会有强烈的快感。他对我使力地插着,因对丈夫有愧疚感,所以我强忍着,不想在他面前叫出高潮的淫声。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听话,被他插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忍不住淫声四起︰「啊啊啊……啊啊……小马……哥……很……舒服……啊啊……插大……力……点……啊啊啊……」这时我见李杰全身赤裸地由洗澡间出来,阳具垂在胯间,他来到床边,跪在床上,把他那垂着的阳具放我嘴边。  我张开口把它含住,他耸动着屁股,在我口中做起活塞动作,阳具慢慢的在我嘴里变大了。  李杰把阳具从我嘴里拔出来,向小马哥打了个眼色,小马哥紧紧抱着我一个翻身,变成了他躺在床上,我在上面压着他,阳具仍然插在我穴里,李杰走到我後面,用手掰开我屁股,接着伸出舌头舐我的菊门。  「呀!……不行……脏死了……不要呀!」他舌头舐在我菊门上,我抖颤了一下,肛门肌肉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我今天上了一次厕所,一直没洗过,自己都觉得又脏又臭,现在突然有个男人伸出舌头去舐它,我尴尬得满面发红,扭动着屁股不让李杰舐,李杰双手按着我屁股,把舌头伸进我菊花蕾内。  「喔……不要……不……脏……臭喔……很舒服……不……要……喔……」我很舒服但也很尴尬,男人舔着我的屁股洞,给我带来了另一种从未试过的新鲜刺激感,屁股洞有一种愉悦的快感,又有一种麻痒难受的感觉,我尽量张开着屁股,希望他的舌头能深入一些。  李杰舐弄了一会後站了起来,向我屁股洞吐了一口唾液,用手在我菊门上擦了擦,我还未会意过来,阳具已经插了进去,一种撕裂般的痛楚从屁股洞传了过来,像被一枝烧红了的铁柱插进去一样,使我忍不住喊了起来︰「啊!不要,痛死我啦!」李杰站在後面按着我屁股,缓缓地抽插着我的屁服洞,小马哥在下面紧紧搂住我,一下一下地将阳具挺进我的穴内。  渐渐地屁股洞已不觉痛楚,取而代之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我全身抖颤,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不断地渗出。阴道内突然射出大量的阴液,我紧紧地搂住小马哥,把舌头伸进他口里,阴户一下一下的泄出了阴精。  小马哥也同时抖颤了一下,一股烫热的精液,由他龟头射进了我穴内。  李杰见小马哥泄出後,将我从小马哥的身上翻下,让我仰卧着,将我双脚搁上他的肩膀,拿着阳具插进我的穴里,这时我的阴道正倒流出小马哥的精液和我的淫水,李杰的阳具很轻易的就塞了进去。  他很用力的抽送着,我被干得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无力的躺在床上,享受着男人的抽插……没多久他又换了个姿势,把我翻过去从背後插入阴户,抽插了一会後他趴在我身上,又一股烫热的精液射进我阴道内,我累得只能趴在床上喘气。  李杰刚爬起,突然又有人伏到我身上来,把一条很粗大的阳具插进了我已被得一塌糊涂的穴里。  「华姐,我要插破你这臭穴,揷破你的臭屁股洞。」小明一边插着我,一边在我耳朵边说着粗话︰「干得你屁股开花。」  我这麽大个人从来没听过这麽样的粗话,我听得面都发红了,但我又觉得很兴奋,我想我真的犯贱了,被小明边插边骂的,我的阴液又泄出来了。  「啊啊啊……你怎麽……啊啊……可以这麽粗口呢?」  我喘着气说︰「淑贞呢?」「她正被小马哥和李俊两人干着呢!」  小明说︰「华姐,你的臭穴比贞姐的过瘾多了,又窄又热的,我以後每天都要禽你的穴。」  「好呀,华姐以後都让你的大阳具干。」我真惊讶於如此保守矜持的我,怎麽会有如此行径?更可怕的是,我竟然还答应他另一次的奸淫。  事後我才知道,原来小马哥在我的酒里下了媚药,我也不知该骂他还是该感谢他。  他让我尝到了性爱的快感,而且有些食髓知味的想继续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这点倒是我当初没想到的,我也像上瘾似的,让一个个不认识的男人来干我、抚摸我。此後每当老公不在的时候,我便外出寻找快乐。  我心想,我的肉体不应只属我老公一人所有,更何况他从来不珍惜我的肉体,我美丽的身体也应该让别人尝尝,一方面我可体验不同的人生,一方面也可充份地享受性爱所带给我的快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