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体检女兵

体检女兵
有很多人都曾经这么讲过,如果一个人没有进过监狱,没有当过兵,那么他(她)就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然而我既没有进过监狱,也没有当过兵,可是我却与武装人员和监狱都曾有过很深的接触,在那些可堪回首的岁月里,使我深深地发现,所谓完整的人和完整的人生只不过是进步的文明和扭曲的人性共同转化所演绎的那似乎永恒赓续插曲中的一些碎片,投身工作生活所必须的满腔热情和严格控制这两者到一定时候就会和人们的传统并行相悖,而这种演绎的结果却过高地嘲弄了自己的理想,因为“真理”不受约束,“道德”不受限制,他们以自己为行动的依据,心灵灰色,性格扭曲,所有这些可能都大大超越历史的局限甚至走到了今天。  我九五年在县武装部工作的那段经历就能充分地说明这一点。  县武装部身系军地两地建设的神圣重任,一直以来都为人们所倚重,我之所以这么说,一则是因为武装部它横跨军地两地的管理和财政,二则是因为武装部在某种意义上会成就许许多多投身戎马平步青云的多彩人生。  可是,对于军地两地腐败和黑暗的盛行也是被其他的政客们和组织高超“个人主义”伎俩的同化和延续,这些世人皆知,我这里无需复议,我这里要说的是其中的另一个层面的现象,就是每年一年一度的征兵体检,我们这里却有一些特殊。  那就是我们县武装部不但要承担本县男子征兵体检工作,同时还要负责附近两个县的女子征兵的体检工作,这主要是区军分区陆军第一师预备役步兵第三团的团部就设在我们县,从军队接兵及军地各个方面的协调配合工作的重点考虑出发,附近及我县女子征兵体检工作就一直在我县来完成。  因为女兵每年征招的非常少,甚至有的年份还没有,主要由解放区来砍块划分,所以这一项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  当年无论是城镇户口还是农村户口的新毕业和待业的小伙子大姑娘们,都希望能够通过当兵这一得天独厚的途径或是转业后接班或是由国家来安置或是直接留在部队,从而达到离开农村离开贫穷而能荣耀一生,为此亲朋好友便四处请客送礼,不遗余力使尽钱财,肩负如此重大的希望与使命,这些进站参加体检的小伙子和大姑娘们无论面临多少未知的场面都要加以理解和忍受,如果说按照原则和既定的程序进行男女征兵体检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每次征兵定兵部队中那些心术不正的领兵军官和男女总检及男女主检医生护士们却利用职务之便肆意戏弄猥亵嘲讽参加进站体检的男女青年,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以及变态扭曲诉求,大施流氓之行,那些男女军医们对进站体检的小伙子和大姑娘们尤其是大姑娘们想出了百般花样进行戏弄和猥亵,比如在常规的女子新兵光腚体检中本来没有要求剃光阴毛的那些男女军医们却把所有参加新兵体检的大姑娘的阴毛在体检中全部剃光,在常规的女子新兵光腚体检中本来没有要求做的不堪入目以及特别高难度下流动作的那些男女军医却要求所有参加新兵体检的大姑娘们全部要做到位等等,那些年少的大姑娘们都要忍受着难以言状的羞耻,要承受痛彻心扉的屈辱,因为她们身处那个年代,她们无法选择。  可能现在的新人类会对这些现象提出质疑,光天化日红旗漫卷,这不会是妄言吧我想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身处其中,如果是一个身处那个年代,同样有过感同身受的人,就会知道我决不是信口雌黄,小说家言。  有人说这是时代的产物,有的人还说这是人性的沦丧--不管它是什么,我都想把那段经历告诉大家。  我连续三年参加冬季征兵工作,擢为人武部的助理,我要承担的很多,一方面要为马前卒,一方面要充当喉舌,对于冬季征兵工作中人武部的黑暗和腐败这是世人皆知的,我就毋用赘述。  我现在就把九五年征兵体检时男女军医和少部分本县的男女医生是如何大耍流氓如何变态的做一下回顾,当时的有些场面几乎就不是在正规体检(因为谁能过得去谁又过不去早已铁定,体检只不过是走走形式),简直就是一场场少女们光腚大表演,甚至有些连卖淫妓女看了都会脸红。  九五年十二月以期征兵政审及初选工作在各个县乡就都以完成,十二月五日是体检的第四天,前三天体检的是男兵,当天要体检的是明水县女兵,很早就有两辆大客车满载全县一百一十五名参加当天体检的大姑娘们进入武装部,这些姑娘们都在十八至二十岁之间,当时的武装部是三层的办公楼房,办公楼的左面是车库和锅炉房,办公楼的正面是两层楼的生活区,它们都是连体的,右面是大门,中间是有五百多平米的操场,当时整个大地都被大雪覆盖着,天气非常的冷,那些穿着花花绿绿棉装参加体检的大姑娘们都了下车,在操场上十五人一组点名整队,她们还在欢天喜地的嬉笑玩耍,最后她们被我们这些武装部的工作人员一组一组地带进办公楼的大厅,而她们原带队的领导被安排到生活区休息,到了这里他们的使命基本上已经完成,而她们的家属则都被拒之门外。办公楼的一楼是工作区,二楼三楼分别都是按照体检的工作格局要求而建,二楼是各种内科检查室,还有其它的视力色觉听觉嗅觉等等检查室,对于二楼所体检的所有内容及过程我就不再多说了,这里我主要说的是三楼的外科和妇产科的体检,所有的热闹也在这里。  这些参加体检的姑娘们前面过关的,被二十人一组从新编队,分别逐次由穿着白大褂的男军医带到二楼最里间的一个大房间,这里就是参加体检的姑娘们脱衣服的地方,当每一组二十个姑娘们脱光了衣服,全都光着屁股站成一队从门口边的楼梯一个一个走上三楼。我具体负责总协调工作,每天楼上楼下跑断了腿,有幸看到了全部,在三楼楼梯边有一个临时准备的房间,整个房间很大,里面只有两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把理发店常用的带着长长电线的电动推子,雪白的瓷砖地上散落着很多从参加体检的姑娘们的阴部剃下的阴毛,按照军医们的说法,外科体检其中的一项就是观察姑娘们阴部阴毛的形状,因为用推头发的推子在推姑娘们阴毛的时候不会把姑娘们的阴毛全部推光,推子齿间缝隙的缘故会使姑娘们的阴毛留下短短的仅有一毫米多的阴毛茬,军医们解释说这样一是姑娘们不在因为有长长的阴毛覆盖而看不清阴毛的形状,推光之后留下短短的阴毛茬正好完完全全看清姑娘们阴毛的形状,二是在妇科检查时也不至于因为姑娘们长长的阴毛而受到卫生方面的感染,所以才选择用推子推掉姑娘们的阴毛,而不是用剃刀一茬不留地全部剃光姑娘们的阴毛,没人提出这样做是否正确,从来都没有。  当我到这个房间整理报告单的时候,这个房间里已经站着二十个寸丝不挂光膀光腚的大姑娘,她们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一片白花花光溜溜的肉体,这些光腚大姑娘们都羞怯地用一个胳膊横着挡着胸前两个乳房,另一只手则捂着卡部裆处的阴部,颤颤兢兢就好象是一群正在被剃毛等待挨宰的白条光鸡,由于要裸体体检,所以整个办公楼供暖非常的热,我们也只穿衬衫还在出汗,可是这群光屁股的大姑娘们还是显得有些冷,这主要是紧张的缘故,当时房间里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军医和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军医,其中一个男军医和一个女军医正在用电动推子推两个姑娘阴部的阴毛,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姑娘已经被剃光了阴毛,当时这两个姑娘的大腿已经按照要求大大地叉开了,双手放在身后的光屁股上并往前用力推屁股,光洁的肚皮小肚子和阴部已经向前腆出来,这两个姑娘的后腰向前弯出个弧形,两个姑娘的乳房、肚皮、小肚子、阴部都在这个圆弧的最表面,这两个姑娘的脸和脖子连同胸脯一直到乳房沟都因羞臊而变的通红通红的,这两个姑娘都闭着眼睛,紧闭着嘴唇,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因为正有一男一女尤其是男的军医正在用电推子在推她们的阴毛,电推子在她们的阴部嗡嗡地响着,推子齿冰凉的铁摩擦着姑娘们的刚刚发育成型向上隆起的阴阜和阴唇,随着推子的走过,一条一条浓密黑长的阴毛被推光,留在皮肉上的则是黑乎乎的阴毛茬子,根根透着肉。这些姑娘们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光腚拉叉的让人家尤其是男人推光自己的屄毛,自己的屄毛从来就没有露出来让如何人看过,可是现在不但要脱得溜溜光,露着屁股,露着奶子,还要叉开腿把自己的屄腆到跟前那个男人女人的眼皮底下,不但要让人家把自己长满屄毛的屄清清楚楚看个够,人家还要用推子把自己的屄毛推得只剩下毛毛茬子,光秃秃的,露出了屄里的一切东西,太羞耻了,太丢人了。可是自己没有办法,想当兵就得让人家摆愣。当时,那个大姑娘觉得男军医的脸与自己的屄贴得很近,连男军医喘出的粗气都吹到了自己半光不光的屄上。  就在这个大姑娘的阴毛就快要被推光的时候,那个男军医用手戗茬反复地摸索这个姑娘被推掉一多半阴毛而露出的阴毛茬,那个姑娘快要羞死了,一点一点地扭动着光裸的身子,那个男军医看到此,不怀好意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个姑娘颤抖地回答:“我叫王梅”。  那个男军医把用手伸到叉开大腿露出的会阴部摸了摸又淫邪地问:“你这里怎么没有屄毛啊,一根都没有长。”  那个姑娘羞红着脸小声地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啊。”  那个男军医用同样的口吻问道:“我可告诉你,如果你的屄和屁眼中间肉上如果没有长屄毛,你是当不了兵的(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规定),因为那里没有屄毛,就起不到摩擦的作用,在急行军的时候会磨坏大腿里子的皮肉。”  那个姑娘一听十分焦急地问到:“这个我也不知道啊!那可怎么办啊?”  那个男军医装作非常神秘地对一个个光腚的姑娘们说:“你们也都摸摸自己屄和肛门中间有没有长屄毛,如果没有长我看就不用参加下面的体检了。”  男军医又对那个他眼前推光一半阴毛的姑娘说:“你也不用着急,我刚才摸了摸你的屄的下面,真的没有屄毛,按照规定你是不能当兵的,但是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剃过屄毛啊?如果没有剃过,你的屄毛茬子怎么会这么硬,你看这样摸起来都扎手。”  男军医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那个姑娘被推掉一半阴毛的阴毛茬子上来回摸着,这谁都看得出这就是在耍流氓,那个女军医在一旁淫色看着这边那个男军医肆无忌惮地玩弄着那个姑娘,也一时性起,直气身来,不等那个姑娘回答,她抢先对周围那群光腚的大姑娘们说:“李医生说的一点都不错,卡部裆底下没毛是不能当兵的,昨天我检查那群体检的小伙子们时,有四五个小伙子的鸡巴和卵子上面都有长长的鸡巴毛,就是卵子和肛门中间没有鸡巴毛,所以他们都是不合格的。”  这一番话把这一群光腚的大姑娘们本来都羞臊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的脸垂得更低,她们想不到这样一个女军医竟然当着她们这一帮光屁股的女生和男人张嘴就鸡巴卵子鸡巴毛的说,没有一点害臊,她还说昨天是她检查的那些小伙子的鸡巴卵子上的鸡巴毛,那多丢人哪。那个男军医好像没有听到那个女军医的说的话,他扯了扯那个姑娘还没有推光剩下的一撮阴毛抬眼对那个姑娘说:  “这个屄毛长的长短,屄毛长的面积大小都和遗传有关系,只要我弄清了这些,我就知道该怎么帮你。”  那个姑娘被那个男军医用手反复摸索阴毛茬,短短的阴毛茬根刺激着阴部的皮肉带动了性感神经,那个姑娘已经有些性冲动,光腚的身体也已经了起反应,再加上被男军医这么扯着阴毛问话,更是娇气吁吁,但是这个姑娘还是腆着光裸的肚子颤抖地点点头,那个男军医一见赶紧就问:“好,现在我问你,你看你的屄毛根里有的长了两根或三根屄毛,可是你的下面却没有毛,我不知道你的家人们是不是也都这样?如果你的家人也都这样,这属于遗传,那就不是病,我就会让你通过。”  那个处事未深的姑娘好像看到了曙光,含羞地点点头,那个男军医无耻地问:“你看过你的妈妈和你的姐姐妹妹们的屄毛吗?她们屄的下面也没有毛吗?”  对于这种无耻下流的问话我们都以不感到“意外了”,那些男女军医在这里我看不是在完成工作,而是在寻求刺激和开心,他们就在这个房间里把一批批参加体检的大姑娘们的阴毛都推得溜光净,然后这些大姑娘们都用手捂着黑黑阴毛茬子光着屁股排成一队来到外科,这里才是这些大姑娘们真正的地狱。  凡是参加女子新兵体检情知的人在一般情况下都明白,要到下午最后一批才是整个一天的体检之中最好看的,因为在这一天当中,从推光那些参加体检的大姑娘们的阴毛开始,这些男女军医们就有意地从所有参加体检的姑娘们中间挑选那些长相俊俏,身材高大,肌肉丰满,皮肤白嫩,乳房挺尖,阴部肥美,阴毛浓密,腋毛黑长,屁股圆润,大腿修长,脚丫甜美等等,关键的是这些挑选出来的参加体检的大姑娘们几乎都是干部和有钱有势家里的子弟通关走后门进来的,那些男女军医们认为能够玩一玩这些平日里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大小姐们是非常爽的事,为此说那些长相好又是干部和有钱有势人家的千金小姐们在这里是最丢人最遭罪的。那天我也饶有兴趣地看到了当天最后一批的体检,最后一批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外科体检是一个大厅,拉上了窗帘,大厅内有六盏二百度的大水银灯,灯吊得都非常的低,光是这些水银灯所释放的热量就足以使人汗流浃背的了,就别说还有大厅里的暖气了,大厅中央的地面上间隔很大地分四排摆放着二十个有八十公分高的长条凳子,大厅的四周摆放着测量身高等等的器具。  这时大厅中进来了一些早已完成前期体检工作不怀好意专门来“西洋景”的男女军医们,我也在其中。  门外的走廊里站着两排都象被拔光毛的白条鸡一样二十个光腚大姑娘,一声令下之后,这群光腚拉叉的大姑娘们捂着乳房捂着阴部扭扭捏捏地进入大厅,在门口挤成一堆,在两个女军医粗声的呵斥下,慢慢地又排成了一队,一个看似领导的女军医堆这群光腚的姑娘们大声地说:“你看你们这些人,连屄毛都推光了,还有什么可害臊的,把手都拿开,先排好队到那边一个一个的测量体重身高血压超,然后在检查基本体征。”  随后一阵子的忙乱之后,前面的全部测量都以做完,接下来就是体征的检查,一个女军医对这群光腚姑娘们命令道:“你们每个人都到地上的凳子前站好,一人一个凳子。”  待这些姑娘们站好之后,两个女军医和两个男军医便来到这些光腚的姑娘们的身边,挨着个的一寸一寸检查姑娘们光溜溜白花花光裸的身子,从头发到头皮,从眉毛到嘴唇等等,尤其是对姑娘们胳肢窝里的腋毛看得极为仔细,看看扯扯摸摸这些姑娘的腋毛浓布浓密不密硬不硬黑不黑,然后是乳房,看看摸摸捏捏这些姑娘的乳房是不是有硬块,扯扯乳头看看乳头的弹性有多大,从这些姑娘们光裸的肚皮到光裸肚脐以下的小肚子,看看小肚子上的阴毛茬在小肚子上长到了什么位置,通过这些阴毛茬仔细看清阴毛长的形状,是长条形的还是三角形的,是菱形的还是圆形的等等,然后在看看阴毛茬的软硬情况,然后是阴蒂,阴蒂包皮,阴蒂头,阴唇和肛门等等,然后从大腿到脚趾无一不查,无一不检,无一不摸,无一不看,接下来就是考察光腚姑娘们身体的运动感和柔韧性,先让光腚的姑娘们双手叉腰原地蹦跳,濒腿跳一次,叉腿跳一次,叉腿跳一次,再濒腿跳一次,反复重复地跳跃,一直待到这些姑娘们大汗津津实在有些跳不动了才停止,然后是要这些光腚的姑娘们双手撑地,撅起屁股左右大腿重复地向后蹬腿,蹬够腿了,看够了后面的屁股和后面的大腿,接下来这些心术不正的男女军医们还有看前面的,军医们要求这些光腚的姑娘们双手叉腰,站直了向上踢腿,能踢多高就踢多高,每踢一下都会充分暴露一下这些姑娘们的阴部,没有了阴毛的遮挡,阴阜阴蒂阴唇就暴露得清清楚楚,随着剧烈的劈腿运动,一张一合的阴部比大敞四开更加的性感,看够了向前劈叉,接下来就要看向两侧劈叉,这些姑娘们那里有这样劈叉过,都劈叉到阴部离地面还有一尺高的时候就再也劈不开了,军医们要求她们就这样劈叉着腿在地上停着,直起腰一动也不许动,等到大厅里的所有军医们把这些姑娘们阴部上的所有性器官前前后后都看够了,他们那些男女军医还要看更加过瘾的。这些军医们要求这些姑娘们站到凳子前面,把两条大腿大大的叉开,然后向后弯腰,让凳子垫到每个人的光屁股上,双手后仰撑地,这样这二十个水灵灵的光腚大姑娘个个肚皮阴部向上弓起,双手双脚着地,由于凳子垫到了这些姑娘们叉开腿的光屁股的下面,从而使现在姑娘们的阴部暴露在了全身的最高点,阴部上的阴毛茬阴阜阴蒂阴唇都完完全全的暴露无遗,有的甚至连抻开的尿道口都清晰可见,这些男女军医们就像品味一道美味大餐一样,对那些把阴部都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的大姑娘们的阴毛茬阴蒂阴唇肛门大加评比,把这些赤裸的阴部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个够,摸了个够,翻腾了个遍。种种这些对于这些光腚的大姑娘们来说只不过是地狱而已,到了妇产科才是算到了鬼门关,在那里那些男女军医们对这些光腚姑娘们的阴部肛门大显身手,抠阴道,捏阴蒂,插肛门,把那些大姑娘们弄得死去活来,有的大姑娘被弄得淫水直流,高潮不断。  没人知道参加体检的大姑娘们当时是怎么想的,她们是怎样的含羞带辱,是怎样的忍受着冷嘲热讽。然而这种做法这种现象在当时却是合法的,是公开的,是合理的,如果你要是提出某种质疑,那无疑就是对政策和原则的藐视。  古已有之,于今为烈,这就是人性,是人类千古不移的人性,你要是把这些当作娱乐它就是一种消遣,如果你要是把它当作良知那么它就要受到谴责。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