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叔叔日死我吧

叔叔日死我吧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夜已经很深了。宝蓝色的夜空中,浓密的繁星一闪一闪的,好像痴情男女在窃窃私语。不知名的秋虫低沉的歌声从户外隐约传来。  大半夜都无法入眠的我,坚定地翻了一个身,对自己说:「明天吧,一定要把叔叔接来。」然后,把手放在阴蒂上轻轻地揉着、揉着……睡着了。  我的叔叔住在两百公里外的乡下,那里也是我的娘家。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娘看到只有一屁股债的家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了,就把我扔在叔叔家,再也不知去向了。叔叔收留了我。  一个三岁大的女孩也实在是难养啊。第一就是没有钱。爸爸是和叔叔一起上山栽树时出事的。爸爸从山上掉下来摔得很重,为了给爸爸治病,叔叔花去了全部积蓄不算还举债了几万元。第二就是叔叔不会照看孩子。叔叔当年也只有十七岁,还在上高中,本打算考大学的,因为需要照管我和挣钱糊口,只好辍学了。  为了不再拖累叔叔,我十八岁那年,中学刚一毕业就出嫁了,原因是一身债务的叔叔再也无力抚养我了。叔叔为给我爸爸治病借的债务都是抬的钱。  什么叫抬钱呢?就是农村一种利息很高的民间借贷。不但利息高,而且还利滚利。一直到我结婚前,叔叔都没能还清这笔债务。可是不借怎么办呀?叔叔怎么会不给爸爸治病呢?!  真的不敢想像,我从三岁开始就和叔叔一个被子里睡,一直到我出嫁的前一夜都没改变过。叔叔连再买一床被子的钱都拿不出来。十几年的时间里,我没看到叔叔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他除了照顾我,就是干活,好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什么也不说。  在我出嫁前的十四年间,也有不少人给叔叔介绍对象。可是,女方一听我家情况,没有一个愿意嫁给叔叔的……***    ***    ***    ***我开着车,慢慢地走在接叔叔的回乡路上,回忆着自己和叔叔相依为命的童年。每次我走在这条铺满灰尘和坎坷道路上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些。  临近村子的时候,几座山峰醒目的耸立在路的两旁。  爸爸当年就是从最高的那座山上摔下来的。我为了怀念爸爸和纪念叔叔,在前几年,我就把这几座山包了下来;现在,当年的秃山已是花果飘香,绿树成荫了。  遥望远山,伟岸而挺拔,我好像看到了当年的爸爸和如今的叔叔。  临近晌午到达叔叔家的时候,叔叔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前后跑着抓鸡。那只大公鸡在前边飞,叔叔在后边飞。满院子好不热闹,一片欢腾的景象。  「叔叔,想死你了!」我孩子似的悄悄地从背后一把抱住叔叔,不放开。  叔叔见我死抱住他不放,边挣边说:「快放开我。」「不吗,让我抱一会。」我把脸贴在叔叔脸上,像以往那样开始撒娇了。  「傻丫头,不抓搁啥招待你?」叔叔无可奈何地不动了。  「有,我都带来了。今天什么都不用你动手,中午保证有你的下酒菜!」我嘻笑着去车里取午饭吃的东西。  我一边准备午饭,一边和叔叔聊天。  叔叔关切的问我说:「小宝好吗?」「好,老师可喜欢他了!」我沾沾自喜地说,「可是,下步就不好办了,没人管他了,要不我能这么急着来接你吗?!」这是我来前就准备好的话。  我知道叔叔不愿意到我那里去住,原因是以前去过两次,每次都遇见我家里有陌生的男人和我一起住。他不喜欢我老换人。  「怎么没人管?你家里的人多了。」叔叔明显话里有话,「再说不还有保姆吗?」我知道叔叔是在生我的气,所以为了让他能跟我走,只能制造必要的环境,「哪有人管呀?我把以前你看到的那些人都骂走了,还有保姆也让我给打发了。  这次我要出国,得十天、八天回来。这么长时间,家交给保姆不行。」叔叔将信将疑地说:「过的好好的,骂走干嘛呀?」「细情以后跟你说,就告诉一句实话吧,指定是过不了啦!」我心里跟我自己说:总也不会告诉你实情,那个男人有家,我们在一起的事被他妻子发现了,打得没法在我们公司干了,这话我能说吗?  叔叔到我家的第二天下午,我早早就回家了。因为我要赶晚上的航班去韩国谈生意,所以我必须利用下午时间把临走前的事情和叔叔交待好。接送我的儿子小宝上学,看好家这不用说了,最关键的是我要一下午教会叔叔上网,让他学会用QQ聊天,这样,我们联系就方便多了。  四十八岁的叔叔还像年青时一样精明,什么事一学就会,不长的时间,叔叔就把开机关机、打开QQ、拼音输入都学会了。也难怪叔叔学啥东西这么快,因为叔叔是当年县高中的高材生,只是因为照顾我才没有念大学。我出嫁以后,他又自学了中文专业的许多课程,还在村小学代过课,后来乡中学几次邀请他去当语文老师,他都因为学校离家太远没有去。  我给叔叔申请的网名是「梧桐树」。我告诉叔叔我的网名是「金凤凰」。  ***    ***    ***    ***「哗,哗哗……」韩国的夜风,簇拥着海浪,一声声拍打着岸石,浪花飞溅到很远。  我站在异国宾馆十八层楼的阳台上眺望家乡,想着十几年来的宗宗往事……十四年前,我怀着一腔愁苦的心情离开了叔叔温暖的被窝,离开了叔叔含辛茹苦把我养大了的家,嫁到城里,跟着婆家人做起了出口农产品的买卖。几年下来,盈利不少。我和丈夫有了自己的公司。我负责在国内采购,丈夫负责在国外销售。  婚后的第三年,我生了一个儿子,从此后,丈夫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最后干脆跟我说,他在国外有人了,但没有组成家庭,问我愿不愿意,我们现在都放松放松,但不离婚,过几年等他回国时还像从前一样生活。  我同意了,我想让他野几年,过后就没兴趣了。我自己呢?从结婚到现在,对性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些年的夫妻生活没有一次好受过,所以想,不回来更好,我可省事了。  在我二十七岁那年,公司给我招聘了一个小秘书。小伙子长的一表人才,聪明能干。我一看到他就感到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小男生面前,有时候我会忽然产生害羞的感觉。心想我要是有这么个弟弟该多好。由于喜欢,所以不只是公司的事,连家里的事有时也让他去做。后来,司机也不用了,干脆就让他给我开车。  有一次,要半夜到机场接一位外商。我们在宾馆等时间。我和小伙子看了一会电视,我觉得腰酸背痛,这段时间太忙,有一周没有去做按摩了。我坐在凳子上说:「来,小伙子给我按按背。」小伙子绕到我的身后,开始给我按摩。还真不错,不知他是怎么学来的按摩手艺,我感觉一股股电流从耳后传来。这感觉以前女人给我按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好享受啊!我闭上眼睛,好像要睡着了。这时我隐约听到一个女人做爱时发出的呻吟声,缠绵陶醉,沁人心脾。我睁开眼睛看到,电视画面中,有一个女人好像在厨房里猫着腰,双手扶着灶台,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插进去,男人的两只手不住揉捏女人的乳房。  这时,我感觉我的乳房好胀啊,下面也痒痒的。  我没有多想什么,一下子把小伙子的手按在了我的乳房上,然后把头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  小伙子顺势弯腰低头,一面揉捏我的乳房,一面吻我,温柔的说:「姐姐,弟弟好喜欢你!」我的呼吸越来越重,手开始抖动。下身先是酸麻,然后跳了几下开始收缩,突然一股浪水窜出屄穴。我的呻吟声和电视里挨肏女人的呻吟声从不同角度发出来,此起彼伏,这是我二十七年来第一次爱的呻吟。  「肏我好吗?」我吻着小伙子舌头轻声说。  「好……」小伙子果断的声音让我感到甜蜜。  他用双臂架起我,把椅子撤到背后。然后,示意我撅起屁股双手扶在电视柜上。他在我的后面掀起我的裙子放在我的后腰上,这样,我的整个腰臀就全部暴露在他的面前。然后,快速的脱下我的内裤和他自己裤子。  他「呼、呼」地喘着粗气,像蒸汽火车似的,一下子把大鸡吧插进了我的屄里。  这一下插得好深,好像插到了我的花蕊。我的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没用他插几下,我第二次潮吹了。一股股的浪水喷到他的小腹和阴阜上,然后顺着我们俩的大腿流下来。  可是,这仅仅是开始,后面的抽插更加密集。  「弟弟,姐姐实在不行了,放了姐姐吧!」我不断地用哭腔哀求说。  他见我两腿直打颤,真的站不住了,就拔出鸡巴,把我抱到后面的床上。  我仰躺在床上,双眼迷离,呼吸急促。我耷拉在地上的双腿不住的抖动着。  我觉得我好像一片柳絮在天空中飘浮。  小伙子并没有就此罢休。他把我的两条腿分别夹在他的左右腰间,然后双手掐住我的蛮腰,一挺身,把大鸡巴第二次插进我的屄里,然后是急风暴雨般的抽插,我不知道他肏了几百下。  我第三次射液了。我变成了一滩泥。  从此,在半年的时间里,我不知道我让他操了几百次。我们在办公室、在浴室、在车里都肏过。这小伙子让我尝到了做爱的甜头,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滋味。  我现在明白了,我的第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能引起我的性欲。因为我们每次做爱,他最多也只能坚持两三分钟,有时不到十个数就泄了,这么短的时间是不会让女人产生快感的,尤其是对年龄尚小还没有性欲的女孩害处就更大了,这样会使女孩们渐渐的失去对性爱的兴趣,甚至产生对性的厌恶。  另外,在我看来结婚是为了换饭吃。人家给你饭吃你就得给人家屄肏,不是为了快乐。我的丈夫呢?他肏屄是为了生子,因为我感到他每次肏我都很勉强,很艰难,有时没等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里,就已经大汗淋漓,一点劲都没有了。  我现在真正理解了他「不要和他离婚可以有婚外生活」的用意了。他是为我好啊!够哥们!  我和小伙子都有相识恨晚的感觉。我更是觉得能这样一生拥有该多好。可是我知道,我对丈夫是有承诺的。我可以有婚外情,但不能和别的男人成家。这对小伙子怎么能行呢?他风华正茂,应该有家,有妻子,生孩子,这些我是无法满足他的。我们这样下去对小伙子不公平,所以我要把我的爱化做对小伙子的关怀和爱护,来报答他。  我在我的公司选了一个最好的姑娘嫁给了小伙子。而且,为他们置办了全部嫁妆,购买了房子。并为了让他能好好的和姑娘过日子,不再和小伙子有性的交往。  我的这次经历,让我知道了不能和没有成家的年轻人来往。  这个小伙子是我的第二个男人,很快我又相继有了第三个和第四个男人,因为我现在很需要男人,如果有两天没做爱我就受不了。但是,我和他们又都很快的结束了。  我的第三个性伴侣是我商务上的合作者。他是一个离异男人,身边有一个男孩。我们在一次商务活动认识后不久就干上了。我们做了两次,彼此感觉挺好,这时他提出想和我结婚。这样,我又不得不和他分手了。  这次让我知道,不能和想成家的男人交往。  第四次外遇是我最不幸的一次遭遇。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有家的男人。  他是我的办公室主任,五十岁刚过。我早就知道他对我总是想入非非。可是已往总是对有家的男人不感兴趣,就没怎么搭理他。前边两次伤心离别,现在,让我感到出路只能在有家的男人身上了。所以,就是他了。  由于我对性的强烈和巨大的需要,他天天弹尽粮绝。无力应对妻子。不久我们的活动就被他妻子发现了。这个女人不简单,打得我们焦头烂额,我的损失更是惨重,差不多整条街都知道我作风不好。  这次让我知道不能和已成家的男人交往。  ……往事历历不堪回首。异国夜间的海风已经是很凉了。  我关上阳台门,回到我住宿的房间。我打开电脑,和叔叔联系,看到叔叔还在忠实地守候着我。我告诉他,我们明天谈生意;我还告诉他,我很想他。他告诉我小宝很乖。  我躺在宾馆的床上,很想让男人搂我一会,很想做爱。我的乳房胀胀的,屄里痒痒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又像「决定接叔叔来我家」那天晚上一样,想起了我出嫁前的那个夜晚……寒冬的被窝里,我和叔叔都久久不能入眠。我仰躺在叔叔的臂弯里,叔叔侧过身来把大手爱抚地放在我隆起的乳房上,我右侧的手无意间,握住了叔叔的鸡巴。  起初,我以为是叔叔的胳膊,轻轻地来回撸弄着,可是,后来当我撸到前边的时候,我感觉那个头是翻着的。恍然大悟这是叔叔的鸡巴。叔叔的鸡巴好大好粗啊!(我现在想起来,叔叔的鸡巴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大最粗的)可是,当时我也纳闷,我看到小伙伴的鸡头上都是尖的呀,叔叔怎么是圆头呢?还有,真的不知道鸡吧除了撒尿,还能肏人,女人是那样需要他。  我现在三十二岁,我出嫁的时候,叔叔和我一样的年龄,也是三十二岁。我现在常常会因为想男人彻夜难眠,真想挨肏。可是,叔叔当年那样的壮汉该多想肏人啊!一位体态丰盈的十八岁大姑娘,夜夜睡在怀里,对一个成年男子来说,该具有多么大的诱惑力啊!可是,叔叔却固守不乱。  叔叔呀,叔叔,你当时是怎么挺过来的呀?叔叔呀,叔叔,你真傻,你要是当时把大鸡巴插我屄里过过瘾,我能不让吗?  我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我梦见,叔叔家村头上那座挺拔的山峰。我还梦见了叔叔把大鸡巴插我屄里肏得我好过瘾啊!  叔叔到我家以来,公司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国内外客商源源涌来。因为我的桃色事件而使公司办公室主任落马后,这个职位一直没有合适人选。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不少事情都让叔叔帮我做。叔叔接受能力真强,一个多月他基本上熟悉了公司业务,现在已经完全胜任这一工作了。  我决定让叔叔担任公司办公室主任职务。为了他能集中精力投身工作,我把小宝送入每周回一次家的省城寄宿制学校。  今晚,日本客商携夫人来访,也邀请我和丈夫赴会。  我哪有丈夫呀!?再说,虽然欲火难耐但我也不敢再招惹男人了,「桃色新闻」让我吃尽了苦头。  万般无奈之际,我又想起了叔叔:「叔叔,帮我个忙呗?」「啥忙?」「先答应再说。」我估码十有八九叔叔不能同意,所以只好先给叔叔下套。  「说吧说吧。」看我这样绕扯,叔叔有点不耐烦了。  「可你说的,答应了。」我咬住不放,「今天晚上,有个外商夫妇邀请我携丈夫赴会,我哪有那个人呀?我自己去又不礼貌,你给我当一会丈夫,救侄女一个场吧。」叔叔一听连声说:「不行,不行。我干不了这活。」「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因为你答应了!」我开始耍赖了。我心想,这个活就得你干,要不我请你来干嘛?  叔叔看我真急了,只好委曲求全了。  ***    ***    ***    ***本市最豪华酒店的包间里,酒战正浓。  客商请来的十来对商界夫妻,频频举杯。日本鬼子真损,在喝第二轮酒的时候提出新的酒规,轮到谁提酒必须先咏古诗一首,以助酒兴。在我们这个地区,商人是不整这事的,大家都觉得太酸,没意思。看来小鬼子是有备而来,故意给我们难堪。果不其然,前边已有两对夫妇被难倒。  第三位该轮到我叔叔,我当时出了一身冷汗。我知道我叔叔文化水平尚可,可是他只是在小学代课,没见过这个节目呀!  叔叔面色平静,神情泰然。先给诸位斟满酒,然后朗声道: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叔叔的语声刚落,立刻掌声四起,有人主动站起来自喝一杯以谢好诗。大家一致公认,这诗的音韵意境都让人神清气爽,听这样的诗就是享受。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位诗人之作。叔叔告诉大家这是唐朝李白的《长相思》。  「你的丈夫什么的干活?中国商人不懂诗。」日本鬼子大为不解。  我告诉他说:「我的丈夫是农民,种地的。」日后,每当我想起这首诗,就一面为叔叔自豪,一面流泪。我知道,叔叔一定是用这首诗来寄托对我怀念。叔叔内心,这些年来对我深藏了多么浓厚的喜爱之情啊!这种不露言表的爱渗透了一个男人多么刚毅的性格和顽强的精神。  我在心里为我的叔叔、我今天的丈夫深深地鞠了一躬,默默地说:叔叔,我爱你!  酒会后,大家去跳舞。  我死死搂住叔叔不撒手。我把我的脸帖在叔叔的胸膛上,动情地说:「叔叔我爱你!」「去,别瞎说!」叔叔生气的说。我感觉叔叔的脸红了,而且「呼、呼」的冒着火。  酒会散了,我们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想让叔叔抱着我睡,可是我不敢说。  心生一计,去找叔叔:「叔叔,不好。我肚子痛。」「是吗?一定是酒店的东西不干净。」叔叔立刻给我找来了消炎药。  「不行,还痛。」吃过药后一会,我说。  「哪里呀?是不是扭着了?」叔叔着急问。  「这里。」我隔着衣服用手指着。  「来,我看看,不能瞎吃药了」叔叔没有戒心地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  「不是那,往下点。不对,还得往下。再下一点……」叔叔的手掌摸到了我的阴毛。我一下抓住叔叔的手臂,使劲按下去。冷不防,叔叔的手指几乎插进了我的阴道口。  叔叔浑身一颤,明白了,赶紧抽胳膊。我拉住叔叔的胳膊不放松,娇声说:  「叔叔,不要走。我这里好难受呀!」「孩子,不行啊!我是你叔叔……」叔叔果断的抽走了胳膊。  我感到叔叔的封建伦理观念很深,操之过急肯定不行,让我另图良策吧。  「叔叔,别生气了,我和你闹着玩的。」……第二天早上,我做好了饭去叫他。叔叔怏怏不乐的起来吃,一句话都不说。  经过我几次在网上和叔叔交谈,他现在已经很熟悉用QQ聊天了。我想,我何不用个新名冒充别人在网上开导开导他呢?说做就做,我用「小母鸡」这个网名呼他,他果然回应了。  小母鸡:「你好呀?」梧桐树:「好好,你也好吧?」小母鸡:「你是老大哥吧?」梧桐树:「四十六了。」小母鸡:「那我是你妹妹。」梧桐树:「大妹子,网络这东西可真不错,多远都能说话。」小母鸡:「不只是这些,关键是有什么憋屈事儿,找个明白人聊一聊就开心了。」梧桐树:「大妹子,你是做什么的呀?说话怎么这么明白呢?」小母鸡:「我是大学老师,教育心理学。专门解决人们想不开的心事。」梧桐树:「哈哈,不是吹吧?」小母鸡:「吹?要不你试试,看能把我难住不?」梧桐树:「那你说说我们为什么不许近亲结婚呢?」小母鸡:「那是为了优生优育。近亲结婚子女容易有病。」梧桐树:「那乱伦是怎么事儿呀?」小母鸡:「在很久的古时候,很长时间里,人类是按群而居的,同一个居住群里大都是近亲关系,那时他们的性关系是很宽松的,人们只认为性交就是为了生育,所以在群居的部落母子、姐弟、父女等等也一样可以自由地性交。但时间一长,人们发现:同部落近亲生育的孩子,身体和智力都不如不同部落间性交所生的孩子好。慢慢地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的严重了,由于当时很落后,所以人们就认为上天是不允许近亲性交的,否则就会遭到报应:生出不健康的孩子。  这样一来,近亲性交就被定义为:乱伦──严禁发生!」梧桐树:「乱伦真的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吗?」小母鸡:「当然不会,只是会影响下一代的健康。会被上天惩罚只是人们为了防止乱伦编出来的说辞罢了!」梧桐树:「啊,原来是这回事呀!第一次听说。」小母鸡:「其实近亲作爱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生小孩就行了!」。  梧桐树:「谢谢大妹子,这件事我一直想不开。原因就是我不明白这道理,今天算是懂了。谢谢你!」小母鸡:「光谢是不行的,哪天还得请吃饭。」梧桐树:「行啊!那你得能喝一斤白酒。要不是不请的。」小母鸡:「半斤也喝不了,要不就别请了,我能交上你个网友就已足了。」梧桐树:「大妹子你咋知道这些呢?」小母鸡:「大哥呀,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呀,我是在网上看到的。」梧桐树:「这篇文章叫什么名呀?」小母鸡:「叫《女儿的奶水》,你用Google(谷歌)一搜就找到了。  大哥呀?你忙吧,我有事先下了。」我下班刚一到家,叔叔就问我「Google」怎么用?我心想有门。  第二天,我继续用Q呼他。  小母鸡:「大哥呀,在线吗?」梧桐树:「大妹子,怎么才来呀?我都等你半天了。」小母鸡:「看到那篇文章没?」梧桐树:「看到了。」小母鸡:「我没骗你吧?」梧桐树:「没有。你真是个能耐人,我很崇拜你。你解决了我的闹心事。不过还想问你:你和文章上的看法相同吗?」小母鸡:「我同意书中的见解。我认为,每一项封建伦理道德观念的产生都是以当时的科学进步程度为基础,为当时的社会秩序服务的。随着科学的进步和发展,一些封建理道德观念已经被淘汰,还有一部分以后将被淘汰,还有的将在我们我们中华民族长久流传下去。」小母鸡:「我们先说说被淘汰的吧。孔夫子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就已经被淘汰。在我们中国过去没有儿子被蔑称为『绝户』。人们在骂人时说:你小子太损,让你辈辈绝户。为什么树造这样一个伦理观念呢?就是当时中国人口太少,社会国家需要大量繁殖人口来满足对劳动力的需求。可是,现如今中国人口严重超载,我们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后,已不存在绝户说法。生男生女一个样的观念被大家认同。」小母鸡:「和这一样,『好女不嫁二夫郎』──这个『女人从一而终』的观念,也已经被淘汰。我们今天说的这个『血亲性交为人不齿』的封建伦理观念也将被淘汰。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当时形成这一观念的原因是为了优生。  「古人说:近亲相交其子不繁。在当时,没有避孕措施,性交就会怀孕,为了让子女身体建康人们只能放弃快乐,只能忍痛割爱不允许血亲性交,所以树造了『乱伦』这个观念。今天,我们有了良好的避孕方法,完全没有性交会怀孕生子的担忧,人们的性交就是为了快乐,所以就没有必要再固守不许血亲性交的陈规。彼此喜欢就应该可以性交。  「还有的观念以后将被淘汰。比如我们现在实行的法律婚姻,以后会被协议婚姻代替。更多的是我们中华民族良好的传统观念将被永远的保留下去,比如尊老爱幼。」梧桐树:「你说的真好。」小母鸡:「所以,我认为能不能有性行为不应该是血亲的问题。」梧桐树:「那是什么问题呢?」小母鸡:「关键是彼此喜欢不喜欢。喜欢就可以,不喜欢就不可以。大哥,你因为什么事闹心呀?」梧桐树:「也不怕你笑话了,我现在感到这不是什么砢碜事,是每个人的正经事。我这个侄女比我小十四岁,她喜欢上我了,是男女的那种喜欢。有一天她让我摸她的下边。」小母鸡:「你喜欢她吗?」梧桐树:「很喜欢。从她三岁起我就搂着她睡,一直到她十八岁出嫁都是这样。我们有着深厚的感情不说,她长得太漂亮了,搂过她的我无法再对别的女人产生一点兴趣。」小母鸡:「你到底喜欢她哪里呀?」梧桐树:「她开朗大方不说,长得也特别好。有人说:她像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刘芳菲,也有的人说她像电视剧《刘老根》中凤舞山庄的女经理。我看她就是西施。」梧桐树:「她的身材特别漂亮,就像玉树临风,婀娜多姿。她的乳房丰满端正,让男人们产生强烈的性感,她的屁股胯短上翘,像舞蹈演员那样;最难得的就是她的肥屄象馒头似的。俗话说:『好女难找包头鸡,好男难找馒头屄』。上千女人里也难遇到这种馒头型的。这种馒头屄在裤子外边都能看得出,肉肉的感觉。听说这样的屄型男人肏起来非常过瘾。她本是个农家孩子,可是就是因为长得漂亮,被城里的有钱人娶去了。本来也有不少人给我说媒的,可是我心里总是想着她的美丽,所以没有一个女人我能看得上。」梧桐树:「大妹子。我什么都对你说了,我还有一件不明白的事,你能告诉我吗?」小母鸡:「成啊!说吧,大哥。」梧桐树:「大妹子,你为什么对乱伦这个问题这么上心呀?」小母鸡:「大哥呀,我也和你侄女一样是在叔叔家长大的。我今年也三十二岁,要是较真,我还得叫你叔叔呢!我为什么琢磨这个事儿呢?因为我也和你一样遇到了这个问题。我有心想让叔叔当我的男人,可是又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所以,就开始研究这个事儿了。」梧桐树:「你就是因为他把你抚养大,所以就喜欢他吗?」小母鸡:「不是。第一我喜欢他的家伙大,让我称心;第二,我喜欢他长得好,让我开心;第三我们的这种特殊关系,让我安心。我首先觉得他能满足我。  我们过去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他的玉棒好大。我出嫁后经历过几个男人都没有他那么壮观,我想这样的大鸡巴一定能让我舒服。  「第二,我叔叔长得特别像电视剧《三国演演义》中关云长的演员,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士。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能看见他,我就会心花怒放。  第三我们这种叔女关系的性爱,有独特的优势。首先是方便,就在一家,什么时候想肏就肏,省事,好保密。其次是不受干扰,自己家的事,与外人无关,没有人上心这事。最后,是没有后顾之忧。不用考虑结婚和成家这类事,省心。」小母鸡:「叔叔,我说的这些对吗?」梧桐树:「对,真就是这么回事。『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让我茅塞顿开。」小母鸡:「你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底下,无数的父亲在暗恋自己的女儿;同样,天底下也有无数的女儿在倾心自己的父亲。我们的感情就像父亲和女儿一样。有你这样的叔叔真好,喜欢你这样的叔叔!叔叔,能抱抱我吗?」***    ***    ***    ***回到家,感觉叔叔今天的情绪很好。但是,我接受以前教训,对叔叔不能操之过急。叔叔虽然有了一个理论认可过程,还要有个心理接受过程,要一步一步去做……「叔叔,帮我个忙好吗?」我把头探出浴室,甜甜地喊叔叔。  「说吧,啥事儿?」叔叔在看电视。  「把浴衣帮我拿来。」「在哪呢?」「在我床上。」「别动,等着。」每晚睡前,我都要冲澡。叔叔果然接受了我的请求。我把手伸出浴间门,接过叔叔递过来的浴衣。半开着的门和我探出的半个身子,我想叔叔是能看到一些内容的。  我穿上浴衣,故意只是松松的系一下腰带。我还把刚换下来的内裤,放在浴室显眼的地方,一会好让叔叔能发现。  一切设计好后,我走出浴室。我假装去取东西,在叔叔和电视中间来回走好几趟,每迈一步,我的坚挺的乳房和肥美的玉户都不时闪出松散的浴衣。  我挡住他的视线一步步从他的眼前走到他的旁边,趴在他的肩上说:「叔叔快去洗吧,现在水温正好。」叔叔今天洗澡的时间我感觉好像比平时要长,老半天出来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到浴室去查看,我打开内裤一看上面有很多的精液,我真的好高兴,哇!叔叔动情了,我成功了啊!  ***    ***    ***    ***一转眼,「十。一」国庆节长假到了。  放假前一天的下午,我打算先去购物,然后让叔叔去省城接小宝。到了超市看看这个也好,看看那个也需要,不知不觉中买了很多的东西。  买是好买,可是往楼上拿的时候可就费劲了。回家上楼的时候,大多由叔叔拿,剩下了也不少,我负责拿。我穿着高跟鞋,抱着东西上台阶,看不见路,一步踩空,脚崴了。东西一扔,我当时坐在了地上。  叔叔已经走出去很远,并没有看到我发生的情况。当返回来接我的时候,看到我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才明白我是受伤了。  「你别动,等我把东西送上去回来接你。」叔叔吩咐说。我有些心痛叔叔,他都跑好几趟了,我们家住四楼,可不轻松啊!  叔叔第三次回来比第一次还快,对我说:「来,搂住我的脖子。」不由分说,叔叔抱起我就走。  我净重一百三十多斤,现在可能一百四也得过,叔叔抱着我快步上楼梯,没有一点吃力的感觉,叔叔身体好棒啊!  他把我放在沙发上,赶紧脱下我的鞋和袜。一面揉一面看:「不怕,我给你上些药水,一晚上就好了。」叔叔另取来一个凳子放在我的面前坐下,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腿上给我上药,然后,就是让人感觉特别舒服的按摩。我心想,早知道有这个待遇多好,嘻嘻!  叔叔问我哪里痛,我一会说这,一会说那,我也说不准,总之哪都想让叔叔揉。叔叔先从脚踝开始,一路往下揉,一会就到脚掌、脚心了。叔叔用两个大拇指轻轻地搓我的脚心,我感到钻心地痒,好像在摸阴蒂一样。  一会,我就受不行了。我的爱液不断流淌,好像内裤已经湿了,我不住地呻吟着:「啊!……叔叔,好舒服,好痒啊!」我把我的裙摆拉上来,这样我的内裤就全露出来。我穿的是那种镂花内裤,从外边能把阴毛和阴唇看得清清楚楚,整个隆起的阴阜那就不用说了。  叔叔揉着我的脚,我从沙发的靠背上往下出溜。一会儿,我的脚指就碰到叔叔的大腿根了,我用脚指去碰叔叔的鸡吧,感到叔叔的玉棒好大好硬啊!  我不住的用脚指触揉叔叔的蓬起的阴茎,一会叔叔的裤裆就被叔叔的鸡吧顶起来了。  我拉起叔叔的手按在我的阴阜上,叔叔开始隔着内裤抠我的屄……「铃、铃、铃……」有人叫门。  我和叔叔都一下子从陶醉中清醒过来:「谁呀?」「去省城的车来了。」是接叔叔的司机。这该死的东西搅了我和叔叔的好事。  ***    ***    ***    ***「十一」孩子在家什么都做不成了,两周后小宝上学,也到了叔叔的生日。  十月十五日是叔叔的四十六岁生日,我特意上山采来很多红艳艳的枫叶,用两枝大花瓶摆在餐桌上。这气氛又喜庆又热烈。  我从街上买来我们做不好的菜,我又下厨做了几个叔叔平日里最爱吃的下酒菜。好丰盛的晚餐啊!  平时都是叔叔自己喝酒,我很少喝。今天,我摆上两个杯子,并斟上用鹿茸炮制的高粱酒说:「叔叔,今天我陪你喝,高兴吗?」「为什么陪我喝呀?不怕我把你灌醉吗?」叔叔在吓唬我,怕我喝多。  「为什么呀?你自己慢慢想,想不起来就得罚一杯。至于怕不怕喝醉,还不知道谁醉呢?谁也别后悔。要不就喝着看?」我故意吊叔叔的胃口,「要是没意见,咱们先喝第一杯,祝叔叔快乐!」叔叔考虑着什么事,一口干了下去。  「怎么样?知道为什么不?」我又倒上第二杯,「给你三分钟时间,想不起来,就得喝两杯。」我一口把第二杯喝了。  「行,行,我喝两杯。」叔叔知道我的酒量不如他,所以对我并不设防。  「想好没?」我又倒上第三杯。  「不行,还是没想起来。我宁可喝两杯。」「两杯啊?不行了。」「为什么?」「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的。」「那咋办?」「咋办呀?听我的就告诉你,不听不告诉。」「好,好!说吧,咋喝?」「叔叔,这杯我喂你喝!」说着,我坐在了叔叔的腿上,搂住叔叔的大脖子,嘴对嘴,把我嘴里的酒喂给了叔叔。然后开始吻他。叔叔闭着眼睛,抱住我的腰,把我的舌头裹在了他的嘴里。  我拉着叔叔的手摸我的乳房,然后,去摸叔叔的鸡吧。隔着裤子,就感觉到叔叔的鸡巴好粗好大,「钢钢」的硬。我解开叔叔的裤子,他的大鸡吧一下子钻了出来,就像当年我握的时候一样大,灯光下粗大的龟头有一点精液渗出来,好像一顶新发的钢盔扣在一名壮汉的头上油光闪闪,「铮、铮」的火星直冒。  「叔叔,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的大鸡吧啊!」我说着一下子把叔叔的大鸡吧裹在嘴里。  「宝贝,你知道吗?叔叔也好喜欢你啊!」叔叔被我裹得挺直身子。  「叔叔,我给你舔鸡头,你好受吗?」我用舌头卷着叔叔龟头。  「宝贝,好过瘾啊!」我脱掉内裤,骑在叔叔的大鸡吧上,抱住叔叔的大脖子,一下把叔叔的大鸡巴坐进自己的屄里,「叔叔,我自己插里了!你感到了吗?」「感到了,好舒服啊!」我上下移动身体,让叔叔大鸡吧从下往上不停抽插我的屄。速度越来越快。  我的心潮翻滚,嚎叫着说:「叔叔,我要喷水了啊!你快用力肏死我吧!啊啊……」说着一股水柱从我的屄里蹿出来,喷在叔叔鸡吧和裤子上。  我不好意思地说:「叔叔我们洗洗去好吗?」浴室里,热气腾腾。我和叔叔都一丝不挂。叔叔给我打完肥皂后为我冲洗。  当他洗到我的乳房时,我说:「给我裹好吗?」叔叔搂着我的腰,舔我的乳头。  「叔叔,我的屄里好痒啊!」叔叔听我说,把手指插进我的屄里,揉搓我的阴蒂。  「啊,啊……」当时我就叫唤了。  「叔叔,肏我好吗?」我手拄浴盆,把屁股撅给叔叔。  叔叔把大鸡吧对准我的屄口,双手掐住的胯骨用力一挺,「噗」的一声,又把大鸡吧插进我的屄里。他用力插两下,然后就小劲在屄口来回拽。  「叔叔,使劲啊!」叔叔,这样小劲更让我淫兴大发。  叔叔一听我说大劲,当时加大马力,把大鸡吧插到根部。  「叔叔,加快!」叔叔在机枪扫射。  「啊……啊……叔叔,我……不……行……了啊!」一股热浪从我屄里喷出来。  叔叔真厉害。我潮吹两次,叔叔还是没有泄。  叔叔拔出鸡吧,把我转过来,让我面向他,然后把我兜腚抱起,使我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从下面把鸡吧插我屄里。  「叔叔,太好受了。我从来没有这样挨肏过啊!」我呻吟着在叔叔的身上,上下窜动。  「啊……啊!我要肏死你宝贝!」叔叔大叫着,把精液射进了我的屄里。  这一夜,叔叔又在我的屄里射了两次。  ……秋去春来,物换星移。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甜甜蜜蜜地做着叔叔的女人。  如果有来生,叔叔,我还做你的女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