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艺术女生就是不一样

艺术女生就是不一样
我,北京一所名不见经传的重点大学机电专业学生。人如其名,高大算不上魁梧,玉树而不能临风。由于长期殚精竭虑于我国电脑事业(游戏)而荒废了体育锻炼,我具备所有IT业人士的所有特点——消瘦、近视、不修边幅。  飞飞,艺术设计。美女。至于怎么个美法,有诗为证: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芊芊迈大步,精妙世无双。  问柳,经管。才女+美女。之所以把才女放在前面是因为她皮肤不够白,而把美女放后面的原因却是她的才华远远遮盖了她的美。  我在系里的出名实在是因为我一个非常非常的不小心把CET-4考了99分。可是更令我兴奋的不是表彰大会上老师同学们投来的赞许的目光,而是大院长发给我的1W元奖学金,以至于我才能买个IBM的本笔记本坐在宿舍床上给大伙写这篇文章。  机电专业的男生对艺术系的美女们的垂涎自古有之,但是有人说正是因为有了飞飞,这种风气在02级中被推向了最高潮。  因为要写成艳情小说,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身心遭受着道德和良知的谴责。奈何出版商催得太急,两个星期来,我消瘦的脑壳上又增华发。  上篇情之章“不能去——”,这半夜三更的,飞飞一个电话打到我们宿舍,嗲声嗲气地缠着我去给我修电脑,无墨就提醒说,“这简直是不折不扣的温柔陷阱。”“你小子是毛片看多了”,我丢下话,拿上俄罗斯破解的XP去了。“夫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老大感叹完就把门插上了。  飞飞住校外,白领公寓,我在小区里绕了半天,没找到。还好飞飞打电话给保安大哥把我领到了7层。“七上八下”,我风尘仆仆地奉承道,“宋姐不愧是讲究人,连楼层都那么讲究。”“嘿嘿”,飞飞笑道,“你坐,我给你泡杯咖啡,加糖不?”“加点营养快线啊——”,我扑通往转椅上一坐,“TMD,啥时候有钱了哥们也买个这种带按摩的椅子爽爽!”,我又开始谴责自己不能这样仇富。  “雀巢还是黑粒?”,飞飞声音从客厅传来。“雀巢,我给你重装系统啦!  ”,这是外号人称C++王子的我的看家本领。  飞飞端着咖啡进来看到桌上电脑蓝色的屏幕忙问,“咋啦?!”接着抱怨道,“大哥,坏的是我的笔记本!”“啊——”,我一惊,连忙去阻止格式化进程,却意外地把咖啡洒在了飞飞洁白的睡裙上。飞飞脸一绷,腰一叉,似笑非笑,笑里藏刀地嗔怪:“你故意的?!”进度格走到了尽头……“鹏鹏,我的电脑呢?”,我回到自习室,看到自己电脑没了,火急火燎地问同来自习的老三。  “你马子借走了。”虽然谁也不知道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以后大伙都认为飞飞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当场昏倒的表情证明了那一晚确实没有发生什么。  “啥时候?借哪儿去了?”,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到。  “你刚出去吃饭的时候,女寝吧!”我彻底昏倒。  我三步并两步地冲进女生宿舍。“呀——”,引来几声尖叫。  事后,眼尖的三哥告诉我:“凭借老夫多年的经验来看,姗姗拇指和中指并用的那个姿势显然是按的‘Alt+F4’”.“傻啊——看看最近的文档不就知道了?”,我恍然大悟。  “不,别误会了”,我用力地摆手,表示此事绝对是个意外,“实在不好意思。”飞飞一边用手摆动着睡裙一面责怪,“都把我弄湿了……”“这——”,我只好重复着对不起,胡思乱想着弯腰把杯子拾起来,“我去拿拖布!”我从卫生间拿着拖布回来的时候,飞飞换上了一件薄薄的睡裙。看我进来,连忙冲我招手,“过来哈——”“啥事?”飞飞转身,用背对着我,“诺!”“不是吧?!  ”,我心想,“虽然我自知自己的帅已经让很女生神魂颠倒,但却怎么也不敢想象艺设第一美女都会那么直接!”霎时被骄傲冲昏了头,心口一热,脑袋一充血,伸手就去抱飞飞的细腰。  “干嘛!”,飞飞突然感觉不对,挣脱我的双臂,噌地一下跳几尺开来。冲着还在想入非非的我嚷道:“大哥,我是叫你帮我扣一下扣子。”“晕死!”,我一下子瘫坐在按摩椅上。  飞飞自己把扣子扣上,低着头宁静了一会儿,这才又敢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想啥呢?还不快给我修电脑。”转身从床头把笔记本递给我。  我仍然呆坐在那,半晌,这才站起来挥挥手道:“老夫心智已乱,计不复出焉!”“哈哈——”,飞飞听完大笑,“死样!”马上又装作很焦虑地说道:“军情紧急,恳请先生速作决断则各!”我摆弄着笔记本,蓦然抬头,看到飞飞正坐在床头:一面吃苹果,一面不知道是不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四目相交,飞飞躲开我的目光,低头看杂志。  我实在按捺不住,“嚯”地站起来,“给我一个苹果啃啃嘛!”飞飞把苹果切成瓤放在盘子里用牙签戳着吃。“飞飞,你今天真漂亮。”,我一面说一面去戳苹果。飞飞瞪了我一眼,“嘻嘻,是吗?!”我成功地戳到苹果,随口道:“是!”飞飞饶有兴趣,“那我和问柳谁漂亮?”我暗恋问柳的传说在男生宿舍已是妇孺皆知,飞飞既然这么问了,我坦然道:“废话。当然是你漂亮了。”说着伸出牙签,“来,我再戳一块!”飞飞把盘子一撤,“骗人!不给吃!”修好电脑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了。飞飞看了看墙上的钟,升个懒腰,“哇哇,哇哇——这么晚了,还敢回去吗?”“不敢!”.拉开窗帘往外看,小区道上的路灯还亮着。静悄悄的夜色把小道装扮得很诡异,“再说宿舍可能已经锁门了。”“那——”,飞飞犹豫了一秒钟,“就住这吧!”“住这?!——”,我故意指着飞飞的大床,酿着鼻子把这两个字拖得长长的。飞飞发现我又盯着她,连忙把被子拽过来捂住胸口,指着卧室门道:“你睡客厅。”我啥话也没说,拿起外套就朝门口走去。刚刚走出五步,后面就被飞飞拽住,“嘻嘻,跟你开玩笑呢!哪能让客人睡客厅啊。”“嘿嘿”,我转身诡异地笑笑,把外套往床脚一扔,“那我就……恭敬不如……”飞飞似乎有些后悔,为难道:“万一有孩子怎么办?”我倒。  飞飞笑得直不起腰。  扶着床脚爬起来的时候,我连忙从兜里掏出一个未开封的中央一套,“没事,我带这个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至于问柳的容貌,却如同曹操的所作所为,至今仍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话题。有人说她是‘没有断臂的女维纳斯'(维纳斯是男的女的?如果是女的的话,那个女不要了),也有人说:切,皮肤又黑胸又小……只有老大不偏不倚,诚恳地说:“说实话,气质美女!”于我,借用马车儿的一句话,“世上的美女无非分为两种:一种可以让男人为他不顾性命,另一种可以让男人为她出卖灵魂。”问柳就是另一种。  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我还是“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每次都悄悄坐在离她三两排的课桌上自习,一晃就是一个学期。  7:15的闹钟一响,我连忙放下的《飘香剑雨》,拿起《机械原理》,装模作样地看起来。7:20,问柳准时到达,不同往常的是,她身边还有一个高高胖胖的男生,定睛一看,靠!那叫一个苛嗔。最恶心的,莫过于那肉墩墩的脸上密布盘根错节的胡须。  两人坐下继续聊,我一面看书,一面树起耳朵偷听。晕死,从来没看到那么无耻的人,原来他们在聊入党的事,这死胖子居然是个积极分子。这叫什么来着?  对,思想汇报。用这种办法来和美女套近乎,简直是对党的侮辱。  夏天,我每天都要到学校游泳馆游泳。也是我唯一的体育爱好。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我连忙放下筷子,“喂——”“死鬼——,干嘛呢?”,我差点没把手机扔了。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笑声。  “吃饭。宋姐,啥事?”,我拾起电话,调戏道:“电脑又坏了?!”“去死——”,飞飞好像拍了拍桌子,“游泳,去不?”“去……呃?!谁请客?”“看什么看?”,飞飞一巴掌掴过来,幸亏我眼疾,躲过这一击,流着口水准备流氓一下,“靠!太漂亮了嘛!我看看,这是不是那什么'比基尼'的?”飞飞纵是平素大大咧咧,但此时站在一个覆盖率还不到20%的男生面前面,还被对方死死地盯着看,自然有些不舒服。转身'嗵'的跳进了泳池。  “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我想象飞飞刚刚跳下去就发现自己不会水,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难之时,英雄救美。  飞飞不但会水,而且泳技师承正规游泳培训班,两轮比试下来,和我这个从小在池塘里泡大的孩子居然是棋逢对手、不分上下。“平手”“不行,再来一局。  ”,飞飞倔道,“我非要赢你!”我咬咬牙,“来就来,我还怕你不成?!”“为什么让着我?”“唉!我确实尽全力了。宋姐就是体坛未来的新星啊!”.前半句是真话,长期缺乏体育锻炼,前两轮比赛下来,我已经是油尽灯枯,此时,用真话来隐瞒事实,显得我真的是让着她。  飞飞果然上当。抱拳笑道“承让,承让。嘻嘻,你喝什么?”“可乐!”“加味精吗?”中篇爱之章和书上说的一样,“女人是怕光的。”果然,灯一关,飞飞的话就多起来了,“XX,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问柳?”照书上说的,我没说话,只是转身,伸手就把飞飞拥在怀里,“别瞎想了,早点睡吧。明天还上课呢!”一股幽香瞬时扑鼻而来,此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温香软玉抱满怀。不对,确切地说,这不是幽香,而是女人的体香——混合了淡淡的香水味而显得幽远和绵长。飞飞还假装挣扎了几下,“XX,别这样。别——”可是声音却细若蚊蝇,似乎只是要安慰一下自己,“是男孩子主动的,自己已经反抗了。”可是就是这几下挣扎,倒是弄得我有些心猿意马,意动神摇。主要原因在于她没有用手挣扎,而是用胸。  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移动左手去抚摸。我用拇指和中指按住飞飞乳房的根部轻揉,食指……晕,本来是我去刺激乳头的,突然发现bra还没有解开。幸亏是按纽扣,我右手只是轻轻一拽,搞定。  “飞飞”,我用鼻尖将飞飞长长的披肩发拨开,将嘴唇靠近她耳朵,“我爱你,你好漂亮。”据书上说,女人的耳根也是敏感部位,男人的鼻息就是最好的刺激,加上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飞飞的鼻息开始变得沉重而绵长。突然感觉背部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仔细地感觉一下,原来是飞飞的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部。  我不由得加重了手上按摩的力道,并提高了食指摆动的频率。“吻我——”,一个微弱的声音混杂着颤抖的呼吸声传到我耳中。“呵呵,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飞飞的耳根,并慢慢地朝她的脸颊移动。  “啊——”,就在我舌尖抚过她耳根的那一刹那,飞飞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  我窃喜,继续慢慢移动着舌尖。时而用舌尖轻舔,时而用双唇深吻,由耳根到颈部,再到双颊。飞飞脸蛋如同蛋黄般柔软,好像只要轻轻一舔都会弄破。却又炽热,黑暗中虽然看不到她绯红的面颊,双唇却能够感受到她的热度。  “吻……”,飞飞话未说完,双唇已被我堵上。吾不善舌计,只知用双唇紧贴飞飞双唇,奋力吮吸。突然感觉有一片芬芳携带着人体的湿润浸渍了我的嘴唇——飞飞把舌头伸了过来。我暗想,“没想到这小美人深谙此道。”连忙开口相迎。飞飞的舌头就像她的人一样调皮,到了我口中就和我的舌头纠缠起来,像一对青梅竹马的男女在炽热的口中嬉戏。  几分钟的热吻之后,飞飞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沉重,一直搂着我腰部的双手把我抱等更紧了。此时,我已经翻身趴在了她身上,不过并没有完全压在她身上,全身的重量都支撑在右手上。此时他双手用劲一抱,我整个人都压到了她的身上。  此时胸口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她双峰的软度和热度。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抬起右脚,用膝盖轻松地分开了飞飞的双腿,并将盆骨压到了她的小腹下面。双唇继续在她的面颊和颈部之间移动,右手却开始从乳房往下移动。  此时我的右腿并没有闲着,通过腰部前后左右的移动,盆骨就在为她的下面做最好的按摩。还没等我的右手移到小腹,“啊——啊——”,飞飞突然好像不顾一切用颤抖的声音叫唤了两声,一直紧紧搂住我背部的突然松开了,“嗯——嗯……”,又是两声带着哆嗦的颤抖,飞飞的腹部用劲地向上耸了两下。数秒之后,飞飞一声长长的喘息,平静了下来,却在呼哧呼哧地喘起了粗气。  起初还被吓了一跳,此时才恍然大悟。  瞳孔放大的程度已经足够让我看到飞飞漂亮的脸庞,我将嘴唇凑到飞飞的耳根,尽量让声音显得成熟和郑重,“飞飞,我爱你。”飞飞还在闭着眼睛,静静地搂住我的腰部,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也是。”“你泄了?”“去死——”,飞飞把被子一卷,不理我了。  我抄后面抱住飞飞,飞飞顺从地倒在我的怀里。我用右手拨弄着飞飞的秀发,却如同丝缎一般光滑。我最喜欢披肩发的美女,对飞飞的好感,有一大部分就是来自她的秀发。飞飞用双手拨弄我的左手手指,“一,二,三,四,五。”然后拍拍手道:“嘿嘿,好哎,正好五个!”“哼——,幼稚!”,我把左手抽出来,“你还小啊?”想了一想,又把她拥在怀里,“对了飞飞,高数做了没?”“嘿嘿”,飞飞甜甜一笑,眼里少了一分平时的骄傲,多了一分温柔,“还有那道三重积分的还没做出来。”“好嘛,明天借我抄哈!”,说着我又激动地吻了她一下。  “可以!”,飞飞想了想,食指和中指模仿两只脚在我背上走来走去,“不过……”“不过什么?”,我忙问。  “说你爱我!”,飞飞话没说完,脸蛋又躲到了我的肩后面。  “笑什么?”,我窃笑,飞飞看我笑得那么淫荡,给了我一锤。  “爱,不是说出来的。”“啊——”,飞飞一声尖叫,又被我压到了身下。  下篇色之章又是一番爱抚之后,看到飞飞已经渐入佳境,我也将地形打探得一清二楚,下一步动作自然是轻车熟路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征服了飞飞的睡裙和bra。  飞飞通体柔软光滑,双唇抚过之处,竟如美玉,无丝毫的瑕疵。以至于我白皙的双手都显得那么粗糙,欲望而又舍不得抚摸,生怕划伤了这个完美。丰满中又包含曲线和骨感的胴体是女娲都引以为骄傲的杰作,害得我几次都忍不住用舌尖舔一舔,芬芳中混合着一丝咸味,也许这就是香汗淋漓吧?  我的左手在她黑色的真丝动漫小内裤抚摸,右手为她的美乳做按摩,飞飞不断地呻吟着,身体不时地因为快感而挣扎。“XX,不要……”,飞飞又自我安慰了一句,右手情不自禁的按住我正准备去脱她内裤的右手。  我轻轻的把她的手拨开,嘴里重复着“我爱你,飞飞……”左手伸到她腰下轻轻地将她的腰部托起。在甜言蜜语的轰炸之下,轻而易举地将她腰部托起,轻轻地将内裤扯到了膝盖上部。因为刚才泄过一次,内裤上已经湿了一大片,黏黏的,粘粘的携带着飞飞特有的女人的味道。本想再逗逗她,看到她紧闭的眸子和咬住的双唇,突然又觉得有些残忍,遂不忍。  轻轻地拨开稀疏的草丛,忽现的是一条潺潺的小溪。不错,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两片柔软的唇下,早已溪水潺潺。我反手用中指被按住小溪,本想堵住这潺潺的细流,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飞飞浑身又是一阵颤抖,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大声地娇喘。未料飞飞竟然如此敏感,不由得暗自庆幸,食指和无名指也前来助阵,三指轻轻夹住双唇,上下左右地摩擦起来。  原来刚才飞飞一直在抑制自己的呻吟。这一刻,飞飞的呻吟已经变得有些肆无忌惮,夹杂着,“不要,XX——不要……”如此淫靡的娇喘简直让我都有些按捺不住了。小蛮腰每次的挣扎和向上耸起都对我的人性造成了极大的挑战。路转溪头,珍珠忽现,食指轻碰,不由得感叹古人以珍珠名之确实是最为恰当不过了。  就在碰到珍珠的那一刹那,飞飞全身上下又传来了多媒体的激烈反应,看得我忍不住又去碰了一下,又是一次令人勃起挣扎。不过最妙的,要算是那原本就已经潺潺的溪底,随之又泛起了一阵春潮。春潮上涌,竟然把我的整个右手都湿润了。  我是在忍不住心头的兴奋,乃冒大不韪地将右手中指移到了飞飞鼻尖,“飞飞,你的味道。”此时的飞飞好像已经完全沉浸在爱河之中,没像平时那样调皮的抬杠,反而怯怯地犹如哀求一般,“嗯,不要……不要——”.双手又紧紧的搂住我的腰部。只是这一次抱住却不同往常——飞飞紧紧地抱着我,还在前后扭动着身体,两颗小豆豆调皮的抓挠着我的胸口;当她左右扭动细腰的时候,隆起的阴阜隔着内裤就和我的宝贝相互摩擦。  重度兴奋中的我已经分辨不出潮湿的内裤上到底是谁的汁液,只感到下面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该死”,我突然意识到危险,轻轻地摇了摇她,“飞飞——”飞飞停止摇动,但阴阜还是紧紧地贴在我的内裤上。我连忙用膝盖支起下身,飞飞的腰部不由得跟着挺起,又是几下摩擦。我腾出一只手来给她按摩乳房,一面小声地对她说:“你这有condom吗?”“什么?”,飞飞不明白。  “就是safesheath。”,我实在不好意思直接说。  “奥”,飞飞果然是冰雪聪明,'啪'地就给我一个小耳光,“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那——”,我犹豫了一下,“我去买吧!”飞飞一把搂住我:“这么晚了,你不要出去乱跑了!”没想到小姑娘还挺心疼人,我当然更不忍心伤害她。  “什么?”,我有些惊讶。  飞飞的眼神似乎觉得我有些大惊小怪,“鸳鸯浴!”“不是吧!”,我还是有些好奇,“公共浴室他们都敢?”“是啊!”,飞飞摆着手道,“太恶心了!  啊——”话还没说完,飞飞就被我一把抱起。我把飞飞抱在怀里,径直走进客厅。  客厅里还开着灯,飞飞每次和我做的时候都是关着灯,这下一丝不挂地出现在灯光下,飞飞连忙把脸躲到我的胸口里。双手还捶打着我的背部,“XX,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快——”我一直把飞飞抱进浴室,关上门。飞飞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脸上的绯红已经浓浓地笼罩上来。我伸手就打开开关,莲蓬头里喷出热水来。飞飞为了不让我看见,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不想看见我看着她。不一会儿,两人都已经湿漉漉的了。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飞飞的全身,十个字:清水出芙蓉,实在太诱人。高隆趐胸,柔着那迷人的乳峰,全身光滑,白嫩的玉腿,润滑的肥臀,隆起的阴户,映衬在蒸汽和水滴中,犹如神女峰的仙女那样美妙而神秘。  我把沐浴露抹在胸前,然后抱住飞飞开始上下摩擦。不知道是视觉上的刺激太大还是沐浴露的润滑,这种摩擦更加令人销魂噬骨。飞飞坚挺而柔软的胸部曾多少次令我留恋,这次隔着薄薄的沐浴露层相抚,直感觉更加光滑细嫩。  再抬眼看飞飞,早就已经陷入快感的漩涡。她闭目张唇,任由这种感觉在全身各处蔓延。从胸部往下,小腹,大腿……都被抹上了沐浴露,轻轻地摩擦,偶尔捏上一下,飞飞就会抽搐般挣扎一下,传来一声娇媚的荡叫。在润滑济的作用下,我的手轻松的插入飞飞紧紧并拢的双腿之间,稍一用力,大腿内侧的美景便尽收眼底。我蹲下,抱住飞飞的一条玉腿,手掌在两片唇上摩擦起来。  飞飞性敏感,哪里能忍受这种刺激,先是双腿颤抖,继而就站立不住了,双膝一弯,若不是我扶住及时就要跪倒下来。可是我并没有罢手,食指和中指借助爱液和沐浴露泡沫的双重作用,双列直插入飞飞的阴道。飞飞的阴道很紧,此时里面的嫩肉还在不停地张弛,并不断地渗出爱液,把泡沫都冲了出来。  这次的目的就是要用手指让她达到高潮。为了方便操作,我把飞飞的一条腿抬起放在洗手盆上,这个制表符样的姿势显得更加淫靡。我突然发现自己很邪恶,越是看到这种淫靡的姿态,就越是令我兴奋。  “不管了,都是毛片害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飞飞来几波高潮。”,心里这样想着,两指的动作也就不由得大了起来。飞飞的阴道不深,中指进入两个半关节就能触到耻骨。更幸运的是,飞飞是有G点的那一类女人。只要手指在那轻轻一按,飞飞就会抽搐般地浑身颤抖。  两指在蜜穴中搅动了几下,推出食指,我就开始进攻G点。未料中指刚刚往上一按,飞飞就整个瘫软下来。  “啊——XX……”,飞飞一声娇吟算是求饶。可是这一次我不打算放过她,我要让她彻底地融入到爱的海洋中。把她扶正,中指开始以0。2Hz的速度来回地摩擦G点。“啊,啊……”,飞飞彻底地瘫软在我身上,似乎是用最后的力气扶住我的被。此时我左手从后面伸到飞飞的胯下托着她所有的重量,否则她早已瘫软在地上。  中指的频率在不断的加大,0。2Hz,0。5Hz,0。81Hz,2Hz……拇指也开始有节奏地按摩珍珠。飞飞的呻吟终于变成了求饶,阴道开始剧烈地收缩,似乎连一个中指都不能容下,第二个指关节已经被夹的难以动荡,我只好停止摩擦,改成IO动作。等到这次剧烈的收缩稍微有了一点缓解,飞飞的求饶声又变回呻吟,再一次的G点摩擦又开始了。  而且这一次上来就是2Hz的频率,飞飞刚刚缓和了一些的呻吟再次变的沉重,此时她右腿早已蜷曲离开了地面,所有的重量已经完全依附在我的左手和洗手盆上。因此中指已更加深入,阴唇甚至已经将半个手掌都吞入了阴道中。两分钟不到,高潮再次来临,除了例行的收缩和哀号以外,我还深深地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向手指。但由于阴道的紧缩和半个手掌的塞入,渗出的爱液完全集中在了阴道里。  飞飞大叫,“XX,不要弄了。我要,我要……”我心领神会,飞飞是想说“要尿”.我慢慢地把手抽出来,“哗啦——”一声,爱液从阴道口泄流而下。飞飞这才似乎轻松了许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迷离的眼睛里很难找到平日的清纯。我将她轻轻地放入浴缸,“飞飞,再来一次怎么样?”“不要——”,飞飞一声尖叫。我伸手就把她双腿再次劈开。残忍吗?不残忍,因为飞飞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用双手去捂着眼睛,而不是去抱住双腿。不过这一次,我要更加努力。  在浮力的作用下,我轻轻地就用双腿把飞飞翘起,我们面对着,她坐在我腿上,双腿搭在浴缸的两旁,这个'大'的姿势也真够淫荡,我下面不由得又顶到了她的背上。她背靠在浴缸的一端,我也可以腾出左手来按摩她的乳房。在乳房、珍珠、G点三位一体的刺激下,飞飞很快就迎来了第三次高潮。黑暗前的黎明我并没有减慢反而增加摩擦频率。  偶然发现飞飞居然用手去搓揉另外一只乳房,另外一只手放在嘴里,“啊……XX,不要啊……疼……不要……”.两分钟后,飞飞颤抖着迎来第三次高潮的时候,双手开始乱抓,知道最后深深地陷入我大腿的肉里。这次收获的,是飞飞的潮吹,虽然一定程度上借助了我双指的作用,不过爱液确实是从阴道里喷射出来的,弄得我胸口上全是。  是我把她抱回床上的。完